2014年1月25日 星期六

打醫生,跪醫生

現代人瞋心管理(anger control)力弱,「醫療暴力」經常脫序出演──尤其是在熟背四書五經、薰習古書大道理長大的兩岸三地華人圈。一下台灣急診室飆巴掌或壯男毆弱女,一下大陸醫療糾紛演變成家屬對醫師從事故意謀殺。

現代人到底是身體四大病痛厲害還是三毒心病更厲害?三、四十年前的台灣社會不是這樣子的。過去民間對醫療人員的尊重、器重、感恩完全不是現下這般離譜局面。

祖母去世後,長輩追憶往事。她含淚告訴我,我這條命是祖母跪出來、醫院救下來的。母親還在加護病房急救,嬰兒從加護病房送進保溫箱。嬰兒小命搶回來了,祖母老淚縱橫地跪在主治醫師面前用日腔台語哀求醫師:「請你一定要救回我媳婦。囡仔不能沒有老母!」

聽完長輩的陳述,我才終於明白為何家人在童年時代對我再三強調「要非常尊重醫生與老師」的生活觀念。若沒有台灣醫療團隊的話,我早就空留嬰屍一具任憑家人悲傷埋葬,何來長大出家這些後話?難怪大人提到醫師(維持日據時代的語言習慣,多稱日文「先生」)時都一臉敬畏崇拜。

我不曉得現代人怎麼捨得對醫療人員動粗?他們救的是民眾的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子女、孫子女、親族、配偶、訂婚對象、情侶、朋友、師長、學生、老闆、同事。從醫療人員手裏救下的每條命都是世界上某些人心目中無可取代的珍貴至寶。更別說在機率極低的個案中,他們救下來的命是當時或未來的僧眾、神父、牧師、……等神職人員,例如個人就是其中一例。

這兩三年突然大量出現病患或病患家屬對醫療人員進行暴力行為的事件,我每每覺得不可思議。依佛法,有許多醫療人員都是走在因地菩薩道的未來佛。藥師佛在成佛以前曾經多生累劫從事醫療事業。藥王菩薩、藥上菩薩等候補佛位的登地大菩薩也都以醫道為主要菩薩行門。醫方明是五明重點要項之一,行醫是菩薩道的主要修持法門之一,醫療人員本來就是廣義的人間菩薩成員之一。華人圈號稱佛法興盛,台灣號稱全民高學歷在全球名列前矛,有出世佛法又有世俗文憑,竟然還教出大量對醫療人員暴力相向的無明民眾?實在是很諷刺的不幸現象。

願毆打醫師之類的惡質就醫暴力行為快速消失。如此愚行若不除,新生代會迴避從事醫療行業,以為會帶來生命危險與暴力霸凌高風險,在醫療場所上班好比走黑社會。人口爆炸、環保不佳、病苦特多的地球若醫療人員不足會是何等慘況?國家愈文明,老年人口比例愈高。老人病苦多又偏偏碰上新生代不肯或不敢行醫的時節因緣時,晚年要如何期待「健康愉快」、「就醫方便」且「安詳善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