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

苦命台男的告白

我是個苦命的男人。

我不輕易執著女色,我愛乾淨,也怕性病。偏偏四十歲那年好不容易遇上一見鐘情的十八歲阿花,才勇敢告白就立刻絕望。她講她很抱歉。她說她愛女人,我是個男人,資格條件不符,完全不可能。

我不肯放棄。上天為什麼要這樣捉弄我呢?上帝為什麼要創造同性戀?上帝為什麼要在製造異性戀男人以後又發明女同性戀?這不是故意折磨我們嗎?我決定學習教會牧師的傳教手法,向阿花洗腦,告訴她同性戀是邪靈附身,同性戀不正常。我打定主意,只要改變她的性趣,把她糾正過來,讓她轉性當異性戀女人,我一路死纏爛打總有一天可以把她弄上床。

我開始常常約阿花見面。我開始小心翼翼地灌輸她正確的異性戀觀念(我認為這才是全地球唯一正確的性觀念)。她聽著聽著,聽三個月以後終於說她想通了,她可以改變。她才十八歲,不反對自己先試試看、當個雙性戀。我喜出望外,以為離帶她上旅館的好日子近了。不是說天國近了,是指我個人的情欲天堂近了。

約會那天我細心打扮,帶了一大束鮮花等她。她出現了。怎麼搞的?怎麼不是她一個人?阿花拉著一個高大金髮阿豆仔的手,笑咪咪地走來。她講:「這是我的男朋友。謝謝你的開導,我覺得當女同性戀被台灣人恥笑或當邪靈的確像你說的很不好。我決定結交外國男朋友,嫁到國外。」

我大失所望:「阿花,我不行嗎?」

阿花美麗的臉,迷人的身材,十八歲的小手,現在全都給了阿豆仔。我心裏相當不是滋味。阿花調皮地笑了:「你可以以身為異性戀為傲,歧視同性戀。難道我不可以以結交其他人種為傲,歧視身為黃種人的台灣人?你可以歧視,我也可以歧視啊!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變成異性戀女人也不一定就看得上你啊!」

更過份的是,阿花明明知道我聽得懂英文,竟然轉頭跟那個刺目的阿豆仔講:John, you’re my best gay friend. We can get married and have kids!

我告訴你,從此我恨透了台灣西餐妹!把同性戀變異性戀也沒用,她一樣可以挑人種、挑國籍、挑條件、挑緣份、挑生涯規劃,不該是你的就不會是你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