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哭泣小藥草 Little Weeping Herbs

「哇……您人家怎麼就這樣走了啊?我──」一株小藥草不禁痛哭失聲。不過,他才呼天搶地到一半就被打斷了。「就、就是說嘛!嗚嗚……您一往生,天下還有誰懂我?還有誰了解我?沒了哇!哇──」另一株小藥草邊講邊哭直到昏死過去。他才剛昏倒,又有更尖銳、更高分貝、更加倍淒愴的狂亂悲啼加進來。「啊──啊──啊啊啊!我、我可以治病!我非常有用!我是好藥草!嗚哇哇……問題是,您老這一死,世上還有誰會用我啊?我的草生這下全完蛋了,全部去了了,完了完了全完了!」

藥性品種個個不同的小藥草們團團圍在聖醫耆域的屍體旁,悲傷哀愁,難以自拔,集體情緒失控。一代神醫已逝,如此良醫不再矣!天下之大,還有誰能深諳藥性,將我們的治病妙用發揮到極致呢?還有誰能把我們組合成可愛的藥草娃娃,讓病人一看就高興、心情好到連病都好了一大半呢?四海之大,我們要去哪裏找像他一樣的神醫知己呢?在聖醫耆域的手裏,一切植物都成良藥,全世界的植物都具有藥性,全部都是能治病的上妙良藥──他一走,世間還有誰會用我們呢?

「嗚,怎麼辦?以後萬一別人不會用、錯亂用、迷迷糊糊下錯藥或用錯劑量,結果不但治不了病,甚至還把病人給醫死,世人反而還怪我沒路用呢!一想到這裏,我、我就好傷心──嗚哇哇,你不要走!你不要死!我不要!你乾脆也帶我一起去死好了!」悲從中來的小藥草們此起彼落地哭成一團,哀鴻遍野。

「哭什麼哪?有啥好哭的?」有一株名叫訶梨勒的小藥草本來安安靜靜地呆立一旁,不哭也不鬧,此時突然自言自語起來。「我什麼病都能治!有病可以吃,沒病也可以吃;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只要肯服用我病就好,不肯服用我病就不好!像我這樣,完全不用煩惱什麼名醫庸醫識不識藥性的醫術問題。我很有用又很好用,誰都會用!我根本沒必要哭啊!」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這則小故事旨在比喻佛陀入滅後大眾如何識用法藥的修行問題。聖醫耆域比喻醫王佛陀,小藥草眾比喻佛法法門,訶梨勒藥草比喻無常觀。佛陀住世時能善用無量法藥,應病與藥,契眾生機,甚至也能巧將三毒無明轉化為度眾的善巧法門。佛陀入滅後世間上能善觀因緣適用法藥的聖者非常稀有,一如聖醫往生後在世間難覓神醫一樣。在八萬四千法門當中,無常觀最像萬靈妙藥,多所對治,既能對治淫欲,也能對治瞋恚或愚癡等百八煩惱。無常觀修到極致者能證小聖阿羅漢果位,不善修此觀也很少產生其他副作用,不至於造成傷害,就像訶梨勒這味溫和的萬用藥一樣。無常觀之外的其他法門在運用起修上相對難度較高,若要修習其他法門,最好依止名師。其他法門若運用得當能除滅無明煩惱,萬一運用不當反而容易造成反作用,讓已有的三毒無明習氣愈長養愈嚴重。

二、訶梨勒這味藥在中醫史上相當有名氣,中譯名稱也非常響亮:天主將來。華人在古代醫書記載的相關內容節錄如下:「……有病無病,時與非時,隨意皆食……大如棗大,其味酸苦,功用極多……樹似木梡,花白,子似梔子, 青黄色。主消痰下氣……味苦,温,無毒。主冷氣,心腹脹滿,下食……下宿物,止腸久泄,赤白痢……能通利津液,主破胸膈結氣,止水道,黑髭髮……消痰下氣,除煩治水,調中,止瀉痢,霍乱……」在華人圈,該藥草似乎以治療便秘及清理宿便而聞名。古代名人甚至還留下服畢拉出十多條大便的古老記載,當事人大驚失色以為吃錯外國藥出亂子,前去請教醫師才明白算是排毒。

三、就算亡者是一位聖人、賢人、稀世達人、為眾所欽敬景仰愛戴,參加其往生後事者適不適合集體高聲痛哭、淒慘致哀?面對亡者大體時如何保持正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