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不邪淫戒:坎坷從良路

全世界都歧視同性戀──不,少數不歧視同性戀的人也拿異性戀文化的殘酷本質沒辦法。文化主流一面倒狂發恐同症,慈悲與博愛淪為晾在陽台晒太陽、風乾、純裝飾的修行童話。

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台灣有很多同性戀者會「從良」。在他們正式偽裝成異性戀者、假結婚、或與異性交媾生下小孩以前,通常會經過一段非常坎坷、辛酸、痛苦、壓迫的從良過程。

台灣小杏的從良故事就很典型。小杏年輕時順著她天生的習氣度日,與女人交往談戀愛。她的初戀很普通,就是一場平凡無奇的女同性戀戀愛。一年又一年下來,她身處台灣社會,在整體而言人權水平不高、平權理念不好、性別教育奇差無比、又高度歧視同性戀公民的大環境過日子,還不滿二十歲就受盡來自四面八方的社會人際壓力。心理負荷太大、再也承受不了的她終於決定跳槽從良,改當異性戀。

這是她的跳槽計劃:

第一步,不跟女朋友正面談判,先私下物色男朋友人選。

第二步,物色到男朋友人選,半勾引、半引誘、半強迫地逼異性戀男人就範。

第三步,倒追知道她是女同性戀者的異性戀男人得手後,正式拋棄女朋友。

第四步,百般誘導男方娶她,以便從此一生以異性戀者的身份過人生。

追加一步,萬一與第一任男朋友分手,既然已經跳槽成功,就如法炮製獵覓下一任男朋友,直到成功踏入異性戀婚姻為止。

明明是女同性戀的台灣小杏從良後幸福嗎?很不幸福。她交往的異性戀男朋友是一輩子受異性戀文化洗腦的平凡沙文男眾,覺得跟一個有女同性戀前科的女眾交往是自貶身價。男方是大學高材生,跟她交往,跟她上床,還三天兩頭對她當面痛罵同性戀。

他常常想跟小杏分手,換交個「正常的異性戀女朋友」。小杏不依,死纏他不放,他要什麼給什麼,他想怎麼發生淫欲全都隨便他。他後悔跟小杏交往。他不時脫口罵她:「妳homo!好噁心!」可是小杏渴望脫離被台灣恐同社會氣氛萬分窒息的高壓悲慘世界,就算被男朋友看賤看髒也死拉著不放手。

這場戀情與小杏的女同性戀初戀完全不同。沒有多少浪漫甜蜜信任,相反的,反而是一男一女關在兩人世界裏近距離重覆強大的恐同戰場炮轟。「妳不是正常的女人!我想跟妳分手!我不要homo!同性戀不正常!」異性戀男朋友冰冷地狂吼。故意找男人上床也不能證明一個女人是異性戀。裝成異性戀一樣要面對同性戀歧視。男人可以一邊上女人一邊把女人當賤貨。事到如今,小杏終於覺悟了。

非常不幸福的小杏終於在被男朋友長期痛罵、拒絕她的求婚,強迫她墮掉他的孩子以後,打了一通電話向失聯已久的前任女朋友哭訴。哭訴也沒有用啊!以前的愛情早就被她的狠心背叛磨個精光,全部都沒了。


後記:

台灣有多少「台灣小杏」呢?我不知道。台灣有多少人還愚痴地相信把全世界的同性戀者逼到裝成異性戀者就能得幸福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小杏的人生毀了,同性戀圈回不去,異性戀圈把她當次級二流貨色,天曉得以後還會遇到多少逼她墮胎又不肯結婚的男人?

台灣是個奇妙的恐同國度。台灣女同性戀從良的公案似乎大量走僵化的肥皂劇模式:拋棄女人。找男人。墮胎。再找男人。再墮胎。再次重新找男人。又墮胎。一直墮到最後身心破碎,性別認同上到底是同性戀、雙性戀、異性戀、或其他變得再也不重要為止。

嚴格說來,「女人墮胎會不會下地獄」或「男人逼女人墮胎會不會下地獄」的佛學因果問題比「同性戀下地獄」更重要、更急迫。同性戀頂多占人類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三人口。可是,純異性戀圈內的男女異性戀者與「從良」後進入異性戀圈的同性戀者一生反覆墮胎的非常多;他們的總人數占人球人口至少十分之七以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