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童眼看整容

很久、很久以前,在整容還是歐美日先進國家的天價新興醫療產業的古老年代,我初次見識整容的威力。

她那雙熟悉又有個性的上挑中國鳳眼不見了。得意地秀出一對腫脹發紅又淚油汪汪的新眼睛,她告訴我手術後要忍受痛苦多久才能熬完這段變型過渡時期。她解釋,要等吃藥、回診、消炎止痛、低調閉戶數月後,雙眼皮厚到不像話的大眼睛新造型就會從此定型。

好可惜。以前單眼皮比較順眼。我呆呆地望著那雙花錢受罪的新眼睛,明白從前那雙好看又自然的天生眼睛一去不復返,卻始終不知如何表達。

我不明白為何女生常常不喜歡父母生給她的五官。或許多情的通常是父母,子女反而對父母傳給自己的基因有諸多不滿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