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激怒與忍辱

二十年前學佛之初曾親嘗人際圍剿滋味。

年輕人本來就五陰熾盛,是最渴望模仿成人、佯裝成熟、將酒色財氣與長大成人完全劃等號的一群人。發現朋友突然學佛吃素當乖孫子,整群人反了。以前和顏悅色變成冷嘲熱諷,以前義結金蘭變成怒目相視,以前吃喝玩樂變成勸酒勸肉勸色勸名利。總之,火力全開障礙學佛。

那是二十年前。初初學佛沒幾分功夫,忍無可忍終於動怒,加倍奉還開嘴罵人。這一罵,整群年輕同儕的反應很鮮:「你不是佛教徒嗎?你不是學佛嗎?你怎麼可以生氣?」那段被人際攻擊(尤其惡口攻擊)的時間很長,一直持續到正式出家為止,經歷很多年。「修行就是個忍字!」這句簡單的法語陪我直到出家,熬過種種譏謗、惡言、排佛聲浪。

那個年代還沒發明「霸凌」這個動詞,佛教圈只以「障道」二字輕描淡寫地帶過。世間上本來就有惡心障道者。心出惡念、口出惡言、身行惡行,以種種不合情理的言行故意激怒佛教徒之後再加倍攻擊「你沒修行」或「佛教徒怎麼可以生氣」。這樣的人際壓力手段在台灣民間很常見──至少二十年前個人曾經親身經歷多年。

激怒只是手段,真正目的在於逼佛弟子起瞋心後再毀謗佛弟子「沒修行」或反向勸弟子退道心或改信仰──就因為你學佛吃素,我才故意對你不好;只要你不學佛、不吃素、不持戒、不要跟我不一樣,我就拿出正常人的文明知識水準對待你,絕不找麻煩!

為什麼要這樣逼迫者呢?個人當年有位普通交情的普通朋友是這麼細聲叫罵的:「你-太-乾─淨-了!」這種罵法當場把我罵傻,久久無法回答。更離譜的是,罵太乾淨,質疑學佛,更反對持戒,原本以為一定被對方討厭到極點,沒想到後來竟無厘頭地被當面告白──這種先痛罵後告白的極扯因緣更是令年輕的我大開眼界,從此明白台灣民間很多人反學佛也是反假的。

(以出家眾的後見之明、接眾經驗觀察,真相或許是「喜歡上持戒的人,偏偏自己不持戒配不上;不如先叫他破戒,如此旗鼓相當、水準類似的話,求愛比較可能成功」吧?年輕人的世界與中老年看盡生老病死苦的滄桑實在很不一樣……)

謹以此文安慰所有當下正在修習忍辱法門的佛弟子眾,無瞋無惱。

祝福所有消業轉業、即將了卻俗緣的未來人天師範集體順利出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