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當居士的滋味

當初當居士時,身為一學佛就打算出家的人,我防其他在欲居士佛子,甚至比防不學佛但有性別研究基礎的非佛子更嚴重。

理由一:佛子圈真正發心出家者很稀少,多數在戀愛結婚配對。打算出家的風聲才放出去就有大量戀愛中的學長姐出面勸退、說學佛不一定要出家。在佛子圈內,在欲者眾,發心出離者少。既然知道互找戀愛對象打算結婚的佛子會故意障其他佛子出家,從此學會防。

理由二、佛經是古文,是中文。台灣佛子以中老年人居多。大陸三妻四妾歪風早已入台,再加上透過佛經大量薰修古人開後宮、娶多妻的雜交文化,老生代佛子高達七八成以上會公開崇拜中國皇帝、贊成男人納妾、說古人本來就那樣「很正常」。一個單身佛子身處在大量己婚、未婚、離婚、失婚卻公開力挺一男多女雜交淫行的佛子間,當然防。

一路防到平安出家後,真正接眾,發現在台灣敢迎合歧視文化大罵「同性戀下地獄」的很多,敢公開澄清「一男多女雜交成家」或「異性戀夫妻外遇」或「男女朋友劈腿」全是邪淫者很少。

不敢教又屈從華人三妻四妾惡風的結果就是有大量男眾佛子以為一男多女OK,反正中國皇朝古書跟中文佛經上的大量雜交男人都有名有利、升天堂淨土。惡報就是不同的道場時不時鬧出夫妻外遇離婚的事,受害家屬氣道場法師不教好他的配偶或父母、管不動佛子通姦背叛,就跑去向其他道場的法師告狀。

我認為台灣人不應該再逃避問題。台灣佛子真正的不邪淫戒大宗問題是看不破、放不下古人的一男多女異性雜交傳統(現代納妾或外遇)及女眾也普遍學會邪淫雜交並大量墮胎的問題,並不是占公民人口少數的同性戀問題。在台灣,邪淫問題的大宗主訴出在異性戀在家眾,並非同性戀在家眾。

我認為將大量邪淫的異性戀人口丟在一邊不教卻攻擊少數一對一忠誠、渴望結婚安定的同性戀人口非常不智。這等於是拿同性戀當代罪羔羊,對大量異性戀邪淫眾放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