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台灣在地攻擊式傳教:宗教世俗化(十)

台灣有少數後期異端基督教派,在民間不受歡迎,其宗教詮釋也不被正統教會承認,偏偏經常運用激烈攻擊手段傳教,渴望吸引社會目光或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層民眾以宣教。他們與少數偏激回教份子一樣選擇攻擊式傳教,常常公然惡口批評或公開破壞其他宗教、宗派的聖像與文物。

他們只是專打軟柿子的膽小教派,修「不理他」法門就好了。

當非洲、東歐、中亞、小亞細亞、西藏、……等地基於深厚的宗教傳統之故,辱教等於辱人,侮辱信仰等於否定人格,人們經常為宗教衝突事件以生命當代價,甚至不惜為宗教信仰自殺或殺人時,我們天龍級、天兵級、不知民間疾苦、不知道宗教糾紛代價多高、搞不清楚全球宗教衝突問題現況為何的在地天真邪教傳教士年頭到年尾惡意地進行辱教儀式又故意養大不同信仰體系的台灣信徒之間的心結與誤會。他們不但不努力促進宗教對話與多元包容,相反的還故意強化不同信仰的在家信徒之間的仇恨與輕賤。

台灣的佛弟子一向沒有鬧出類似東南亞當地在宗教勢力嚴重對立之下互相找異教信徒謀殺、姦淫、組成民兵械鬥的集體宗教暴力事件。台灣的佛教法師也沒有像東南亞部分激進佛教教派的法師一樣公開以佛經教義當理由、鼓勵佛教徒追殺消滅可惡的異教徒並引起在地宗教戰爭及屠殺事件。

台灣信仰媽祖、玉皇上帝、關公、各路神明的道教信徒也以溫和守本份的善良百姓為主,一向沒有為他們尊重的神明被台灣後期異端基督教派常態性地公然侮辱或毀損神像法物而進行有計劃、有策略、有組織、有方法的宗教性報復。

我們這群少數以攻擊異教的偏激手法傳教的土生土長台灣人畢竟只是專挑軟柿子吃的膽小鬼──怎麼不試試看燒幾本可蘭經?怎麼不聚眾演講惡口謾罵真主阿拉?敢罵華人世界信仰的觀音菩薩是邪靈魔鬼,怎麼沒種公開挑戰全球回教徒深心敬重的回教真主呢?

那群膽小鬼傳教士不敢。當然不敢。他們很清楚公然侮辱佛教徒與道教徒不會怎麼樣,因為台灣在地佛教徒與道教徒非常和平。不只被辱的其他宗教忍他們,連正統天主教教會與正派基督教教會都有本事長期忍耐包容一樣拿聖經卻到處散播偏邪的不當聖經詮釋的後期異端教派份子。大家都經年累月地忍辱、忍耐、忍氣吞聲,以和為貴。

但是,若公開毀謗回教徒的話就不是這樣了。若招惹到回教徒當中與他們一模一樣使用攻擊式傳教手段的少數激進份子,說不定他們公然侮辱真主阿拉、公開毀損可蘭經、或俗人牧師聚集信徒公開破壞回教法物的現場影片傳出去沒多久,被全球回教徒網路肉搜一下,確認該辱教行為相關傳教士當事人的身份為何,很快就會面臨全家或全教會被恐怖份子進行暴力報復的現世惡報。

那些公然侮辱佛教及道教的講道影片或毀損聖物儀式影片流通時間不下半年、一年,不斷有更新、更近期舉行的侮教言行被公開出來。由於他們心中充滿惡念,言行充滿惡意,讓全台各界具有佛道信仰的居士氣得要死,心靈非常受傷。我一直不想針對他們的辱教言行提出來廣泛討論有三大理由:

一、他們是台灣人。台灣人沒有宗教素養與多元宗教尊重修養也一樣能混到神職人員的傳教身份,我深覺可恥。

二、他們的傳教手段極不道德、非常缺德、又故意鑽法律漏洞。不但喪德又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甚至還隨時有引爆在地宗教糾紛及宗教衝突的公共安全風險。這種言行水準低劣的異端宗教組織竟然有台灣人盲從盲信當信徒的事實代表台灣的宗教教育與公民水準過份低落。關於這點,我也深覺可恥。

三、他們畢竟只是專挑軟柿子攻擊的膽小傳教士,敢惡口惡行侮謗佛教與道教卻完全不敢招惹回教。他們很清楚惡意攻擊台灣佛教則台灣佛教徒會修忍辱;惡意攻擊台灣道教則台灣道教徒照舊忍耐、堅持行善去惡。他們獨獨不敢碰台灣回教──回教是全球第三大教,在全球擁有廣大信徒,惹上回教勢力有被謀殺暗算或從事種種組織性恐怖活動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加倍奉還的直接報復可能性。沒種攻擊回教卻拼命找和平溫和無爭的在地佛道二教下手,我對那種貪生怕死、惡口惡行又專挑軟柿子吃的攻擊性傳教行為也深覺可恥。台灣宗教界養出這種低水準的神職人員的事實可恥到我不太願意上網為文反擊或大規模討論。

我只雲淡風輕地說:「修忍辱。修遠離。」

別人愚痴地不知道全球各地都有人為宗教衝突互相屠殺、姦淫、組民兵買槍枝進行大規模械鬥,站在傳教位置竟然天真無知到不曉得宗教力量之大或宗教衝突惡果之慘烈,我們身為佛弟子要清楚、明白、知道。

別人無明地惡意挑起台灣人的不和合與不團結時,我們要站穩立場,努力保持台灣各宗教間的和平、對話、包容、合作。

別人不珍惜台灣特有的多元宗教包容特色與得之不易的「零宗教戰爭」、「零宗教屠殺」、「零宗教恐怖」的和平歷史紀錄,我們要珍惜、守護、長長久久保持下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