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政治和尚」:一個台灣民主笑話

我認為發明「政治和尚」這個名詞是台灣的民主笑話。這個名詞很古老,從我出生前就被使用了,在台灣至少流行半世紀。會用這個名詞的人本身通常一輩子沒出過家,完全不曉得該名詞本身就是台灣民主笑話。

內行的人,尤其是肯捨掉淫欲本能與親情執愛而出家的人,就知道台灣民間的現實真相是政治找宗教,而不是宗教找政治。會罵出「政治和尚」一詞的全是雙重外行:對教界運作外行,對政界長期積極向宗教界拜票拉票的政治現實也外行。

我是個不懂政治的人,也完全不想理政治。要不是政治事關人民死活,政治搞不好則眾生會自殺、失業、貧困、身心受苦,要不是政客個個偏偏都是佛性本具的未來佛,我根本不想管政治。

我不懂政治又不想發表政治立場是出名的。可是,居士哀求我要「管」政治。台灣人當面求我要「理」政治。

我講:「出家人管政治做什麼?最好全台灣出家眾都不投票不選舉,一輩子清淨!」各路政客與支持各路政客的居士就來求我:「師父,你不要這樣啦……眾生苦難,啊,考慮一下,投給某某人,好不好?某某人不錯啦!」政客來拜票,支持他們的各路平民來拉票,人民親自求出家人要管政治,要理政治,一講一輩子不投票很清淨讓全台灣上萬票跑票並且讓政界完全無法操盤到宗教票,官民就一起緊張。

我最後笑了。眾生祈請出家人要了解政治、要理政治、要行使選舉權、要與台灣政治脈動同在、要入世行大乘道,因為政治事關所有居士人生大小事。居士們當面開口求我一定要管政治,拜託我千萬別一輩子清淨不管政治也不投票,因為事關他們民生疾苦與眾生死活。

至於發明「政治和尚」一詞,當然是在白色恐怖時代的反民主成果。那時政界只想利用人民來納稅當兵,不想聽人民的聲音。政界封百姓的嘴,百姓就依樣畫葫蘆來封出家人的嘴,上行下效一個樣,一起執行白色恐怖。

在歐美,宗教界積極入世是宗教傳統,關心公共事務是神職人員的「工作」及「本份」。那裏找不到幾個對政治一無所知的神職人員,也找不到謾罵教會參與政治的俗人公民。歐美沒有白色恐怖,沒有必要對僧俗二眾進行反民主消音。所以,「政治和尚」一詞是沒有民主根基的華人圈的民主笑話,是華人圈長久在帝制下打壓言論自由並保持封建權力運作的歷史文化產物。

台灣人民很可愛,平常就嫌「政治和尚」,等選舉一到就跑來找師父們拉票、各自推銷心儀的各路政治人才。到底是民主教育怎麼教會教出這種人格分裂式的民主體認,我倒要請教政治系所的老師們看看--諸位「政治老師」啊,我們的公民民主水平怎麼會搞成這樣?建國百年還這樣,是不是當掉算了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