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千古大逃避

足足一週,思考台灣家庭發生頻率過高的亂倫性侵案件--黑數不計、壓案不計,有報案有報導的個案以台灣人口計算已經驚人的多。

才正納悶,今天才從眾臉友留言知道又再度有人以家庭為主題辦活動。很奇怪,異性戀邪淫三大害:性侵、亂倫、性交易三件影響台灣人民生活的大事沒有人辦遊行或公開動員批判,建國百年拼命打同性戀。

台灣同性戀當中的邪淫個案遠不如異性戀當中的邪淫個案多。以邪淫人口比例來說,更急迫的是調整人口遠超同性戀族群的異性戀邪淫眾,解決台灣過多的異性戀性侵案、亂倫案、性交易人口。

我完全無法理解人們在想什麼。不面對處理解決以異性戀家庭為主軸與舞台的大量性侵、亂倫、性交易邪淫卻避重就輕地一路打一對一配對爭取結婚安定的同性戀族群做什麼?

我有疑問的是,放著大量異性戀人口的性犯罪與家庭長期連續亂倫案等重大邪淫不處理,故意跑去強調少數非犯罪非亂倫非性侵又一對一打算結婚(結婚者,也就是居士的正淫家庭)的同性戀者做什麼?

怎麼不為台灣過多的異性戀亂倫事件或異性戀性侵事件走街?真正嚴重的家庭問題與性犯罪不敢處理與面對,要如何維護家庭價值?

難道說,只要一直苦責同性戀婚姻問題,就能讓大家轉移注意力並且完全不公開面對處理最大宗的異性戀邪淫問題?而且被害者有高比例是不得不被迫出生在異性戀家庭又被惡家長控管的男女兒少!

不論古人起初是如何發明恐同文化的,那都是相當高明的政治權謀術--大家合力攻擊同性戀,全世界聯手痛罵同性戀,最後一起逃避異性戀圈內最大宗的邪淫人口問題,全球一起對異性戀本身的大量性侵犯罪、亂倫重罪、頻繁性交易與隨之而來的海量墮胎行為及私生子女全部視而不見。

以上不只是理論,還有實證--大家不信問問各國男性青少年看看。在公開歧視男同性戀者的男孩群體中也有高比例公開同情男性性侵犯。他們毫不在乎地上網打出這麼一行字:「女人如果真的不想被男人性侵的話,她們幹啥穿裙子呢?」他們罵gay罵得要死、侮辱男同性戀者侮辱到極致,可是全體同情對女色淫欲失控的男性強暴犯。他們強烈憎恨愛男人的男人卻大力支持恨女人的男人。

全力攻擊男同性戀與高度同情異性戀男性性侵行為人是父權文化結構下的性別偏見主軸,一體兩面。拿(男)同性戀者當全球代罪羔羊的同時對全世界姦淫婦女的男性強暴犯同情、放水、輕縱。恐同症是用來逃避人間邪淫問題的文化幻術--當全世界都忙著打壓同性戀時,異性戀本身圈內的性侵犯、亂倫犯、性交易買賣雙方就擺一邊不聞不問。

原來,千古攻擊同性戀的目的在此:為了放縱與遮掩異性戀文化本身夾帶的大宗性犯罪、性背德、性淫亂。只要拿同性戀開刀,人們就有辦法集體逃避人類社會占邪淫人數最大宗的邪淫族群:異性戀者自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