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戀鄉

老人經常對愛孫講述家鄉種種,戰前,戰後。家鄉好窮苦落後,我每次探親都送禮塞錢,老人講。大陸窮,我投資每次都賠,一次一、二十萬,有時二、三十萬,可是,想到大陸窮,我就把經商賠錢全部當成回饋、照顧家鄉,老人又講。

直到老人病倒,病到再也無法跑大陸探親經商爲止,他口述的整本生意經沒有一言半字記載著曾經有賺過錢。全部血本無歸,賠光在大陸家鄉。戰後他在台灣活了大半輩子,把大陸當家鄉,把自己當台灣過客,把大把大把送錢回大陸當成外國打工賺錢養家。他不肯把手頭幾百千萬資金拿來栽培整群在高社會競爭的台灣社會謀生的內外孫兒,卻心甘情願將兒女孝養的大筆金錢海賠在大陸家鄉。

老人心境,我聽了一輩子。那一代的流浪心情,一生一世無法把台灣當成「家」。一輩子覺得自己被迫流落異鄉、必須送錢回大陸養家讓大陸富強的心情,我是懂得的。畢竟那些心底話我結結實實聽上了好幾十年:大陸出生,內戰逃亡,一生流浪,無法返鄉。

台灣的經濟前途不能交給老生代決定,絕對不能放在把自己當成流落異鄉的外人、必須賺錢回饋故鄉、把大陸養成世界第一強國的老生代手上。他們在主觀心念上只把自己當被迫逃亡到台灣求生存的外人,不算台灣自己人。面對兩岸經貿事件時,他們會為情所困,在濃厚無解的鄉愁與大漢民族認同下忘失一切現實商場利害及經商策略智慧,潛意識把經商賠錢給大陸全都當成孝順養家、報答家鄉。

就商論商,死在國族心結上必賠錢敗家、損財傷國無疑。我從不驚訝老人會一輩子海賠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在他心愛的大陸家鄉故土上──他下意識本來就把流落到台灣娶妻生子定居當成出國打工。他心底的聲音是這樣的:「我要把在台灣賺到的錢全部送回老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