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比丘相,大福德

真與小僧熟者,高比例笑嘆小僧投錯胎,本該去比丘那邊,卻不幸失誤成個比丘尼。比丘福德多大呢?當比丘如法如律示現金剛怒目相而訶斥外道邪見或破邪顯正時,男眾居士都乖乖受教,甚至愈是如此愈認為比丘有修行。比丘尼相反。比丘尼受限於華人圈的性別歧視風氣,訶斥時常受男女居士質疑不該這樣。

有回我現場請教一位女居士。她的回答很妙:「我覺得以你的外表長這樣,不該生氣罵人。」但是,同樣的因緣,比丘愈訶斥,居士愈受教。當時我很驚訝,從此對我的色身業報起大厭離心,因為這種業報身容易受輕慢,連依僧家本份出口訶斥都不行。比丘可訶,我不可訶,理由竟是長相。

我再度發願生生世世受男身,現比丘相,直至成佛。女身易受眾生輕慢,哪怕現比丘尼相也一樣,福德力的確遠不如比丘。不分台灣或美國,也不分居士性別或國籍,迄今為止,輕慢女相是欲界文化共業,生活境界如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