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台北不哭

踏出二手回憶攝影展方明白鄰居是幽居台北城的前衛藝術家。踏出二二八公園的伊斯蘭宗教特展,轉角即是蟲蛀斑斑落葉滿地、空枝枯乾可憐兮兮、雖險全禿猶未披剃的老菩提樹。老樹淒慘悲涼的苦況與特展中精美絕倫的宗教文物正成對比。

難過的豈止是一株老樹呢?台北城哭泣良久,芳華滿城無人賞。

杜鵑、虎蘭、日本楓、純白百合與彩繪百合集體盛放,連幸運草與老榕樹也套上換季青勁裝,人們卻無心拈花賞木。小的義憤,老的悲憤,夾中間的覺得內鬥外患經年又加乘溝通不良、世代交替拖拖拉拉,民不聊生,財經等種種表現如糞。小的被揍到流血住院,壯的拼死拼活瘋狂工作背天價房貸扛沉重家計養小孩,老的飢餓到瀕臨往生……外星人投胎而來的地球人(註:此乃民意通說,非屬民粹渾話)不禁想問:「這種因緣境界就是傳說中所謂的中華文化的現實程度嗎?所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敬上愛下、以和為貴、容而有節、量而有度的古樸中道家風去哪兒了?」

波麗士大人預告有遊行,略加解說管制情況。國家該運作好卻沒運作好,治國治不好,當家沒當好,從老至幼日子都難過,百姓痛苦不堪只好遊行表達心聲,執班加班的警察難道不操勞辛苦?基層警民苦在一塊,我只好做我能做的,特地參考預定遊行場地範圍大繞遠路,沿路持楞嚴咒心回向遊行一切人等全體平安,心平氣和,溝通順利。

台北,你何時不哭?

國事多難,雨滴滴落春淚似沒完沒了。原本浪漫多情的台灣人苦到無心遊山玩水賞花品茗、有假不放之餘還寧可犧牲休閒娛樂機會去遊行找罪受(大道非禪堂,沒基本靜坐設備,不遮陽不擋風不避雨不整潔不平坦,去那裏打坐簡直是修苦行),足見種種運作方面出嚴重的大問題。由於問題太多、太大、太雜、千頭萬緒一言難盡,竟然一時之間也說不出所以然,連挑幾個點個別擊破都有難度。

天空或許是特地為台灣公民掉眼淚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