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

從蓮池大師雲棲袾宏之《戒殺文》反省北捷慘案

 一、《戒殺文》原文

世人食肉,咸謂理所應然。迺恣意殺生,廣積冤業,相習成俗,不自覺知。昔人有言,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是也。計其迷執,略有七條,開列如左,餘可例推。云︰

一曰生日不宜殺生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己身始誕之辰,迺父母垂亡之日也。是日也,正宜戒殺持齋,廣行善事,庶使先亡考妣早獲超昇,見在椿萱增延福壽,何得頓忘母難,殺害生靈,上貽累於親,下不利於己。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一也。

二曰生子不宜殺生

凡人無子則悲,有子則喜,不思一切禽畜亦各愛其子。慶我子生,令他子死,於心安乎﹖夫嬰孩始生,不為積福,而反殺生造業,亦太愚矣!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二也。

三曰祭先不宜殺生

亡者忌辰及春秋祭掃,俱當戒殺,以資冥福。殺生以祭,徒增業耳。夫八珍羅於前,安能起九泉之遺骨而使之食乎?無益而有害,智者不為矣!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三也。

四曰婚禮不宜殺生

世間婚禮,自問名、納采以至成婚,殺生不知其幾。夫婚者生人之始也,生之始而行殺,理既逆矣!又婚禮吉禮也,吉日而用凶事,不亦慘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四也。

五曰宴客不宜殺生

良辰美景,賢主佳賓,蔬食菜羹,不妨清致,何須廣殺生命,窮極肥甘。笙歌饜飫於盃盤,宰割冤號於砧几。嗟乎有人心者,能不悲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五也。

六曰祈禳不宜殺生

世人有疾,殺牲祀神,以祈福祐。不思己之祀神,欲免死而求生也,殺他命而延我命,逆天悖理,莫甚於此矣!夫正直者為神,神其有私乎?命不可延而殺業具在,種種淫祀亦復類是。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六也。

七曰營生不宜殺生。

世人為衣食故,或畋獵、或漁捕、或屠宰牛羊豬犬等,以資生計。而我觀不作此業者,亦衣亦食,未必其凍餒而死也。殺生營生,神理所殛。以殺昌裕,百無一人。種地獄之深因,受來生之惡報,莫斯為甚矣!何苦而不別求生計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七也。

二、《戒殺文》呈現的殺生文化習俗

大師所舉七項事例中,生日、生子、婚禮、營生四項是現代國家機器運作的人力資源動能所在:生育與生存。祭先、祈禳二項是針對生育必然招致的死亡果報及不可抗力的天災人禍的古老儀式,千古深受宗教界及政界重視。宴客一項自古為人際關係互動必備重點,從家庭到職場都極常見,作為社交經濟活動主力,等同國家機器的經濟運作方法或社會人際互動平台。

人類社會的殺業問題出在幾乎所有牽涉到國家機器的關鍵運作都在鼓勵殺生,在人力、環境、經濟、社交四大面向上普遍展現自古承襲的肉食殺生文化。鼓勵殺食動物的文化事實上就是支持殺業的文化。生存在普遍支持殺生行為的肉食主流社會,誰都沒有能力或自信敢擔保任何人都不會跨出殺生紅線,從殺食動物轉而殺人。文化共業如此,力持不殺戒或推廣戒殺文化者只能從別業角度下手,努力轉化。

三、殺生文化,社會責任,北捷慘案

這個世界,佛經上稱之為五濁惡世的世界,充滿支持肉食傳統的國家。肯定肉食就肯定殺生行為,肉食文化的後設文化思考就是贊同且認同殺害剝奪生命。剩下來的社會運作問題只是個別行為人(各國公民)有沒有本事一生穩站在紅線這端只殺動物不殺人。

事實是,無人有能力保證全人類不會跨過那道紅線。所有以肉食文化為主流的國家千古以來都無法根絕殺人犯。殺業被肉食文化背書、肯認、鼓勵、宣傳、普遍大量重覆實施,生活在社會上的每一個人都很清楚殺害剝奪生命的行為是正確的或是具有權利性質的(right or Right,說到底就是在價值判斷定性結論上被允許認可之意,一種出自價值系統的文明判斷標準),大家都知道社會同意(甚至鼓勵或獎勵)殺生。

以人類屠殺食用動物的漫長殺業歷史以觀,人類本來就很習慣從事大規模、不針對特定對象、短時間高效率、不夾雜感情成份、為殺而殺並且視殺生為利己行為的殺業。這類殺業長期發生在廚房或屠宰場。由於物種區隔、文化訓練、社會觀感,人類在屠殺完大量生命後情緒上通常無感,也不認為有必要道歉,更不會認為自己的行為或心理有任何異常之處。整體說來,這類大規模屠殺行為不但不會被公眾譴責為冷血、殘酷、無情、自私,甚至會得到各種豐厚的社會獎賞(含薪水在內)。

事實是,殺生作為一種造業手法,人類不見得只單純應用在動物身上。

對於北捷慘案,大家都很傷心、創痛、同情、悲憤。主流分析見解多以為這類殺人犯罪手法是晚近新興態樣,並列舉出各國重大刑案犯罪模式加以比對。在此謹提出不一樣的犯罪型態思考方向:它在行為人加害被害人的犯罪方法上或許是晚近新興犯罪模式,但是,若放寬被害「人」的範圍,將動物也納入考量的話,這種殺業手法一點也不新奇,幾乎只是將人類千古以來使用於肉品動物的屠殺方法、宰殺心理、為殺而殺的動物本能衝動(損己又害他的殺性)、將殺業殺行與道德良知完全解離切割二分的心理認知原封不動地重現、移轉,將屠殺對象改成人類同胞本身,犯案空間則從自家廚房或屠宰場置換到公共空間內或公共交通工具上。

人類對待活體動物的「大宗殺業」表現為何?假如有在廚房或屠宰場親眼觀察過宰殺活體動物的過程的人都知道,主廚、主婦、主夫、或屠戶真的是一手抄屠刀(或菜刀)、一手輪流捉執不同動物,面無表情或瞪目咬牙地用力下刀出血,一刀又一刀毫不間斷,殺完一條命再換另一條命,殺完了任憑動物屍體在身旁堆成小山(少數順利掙扎逃走、捉不回、掉進水溝或水管的動物就算了),當事人雖然滿身滿手的動物鮮血,照舊可以面露微笑閒話家常或冷靜地討論菜色安排及烹飪計劃,根本不覺得殺有什麼不對,更完全不需要向屍體道歉。

蓮池大師所謂「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明指的就是這潛移默化、日夜薰染、令人類不知不覺視為當然的(肉食文化)共業力量。人類在處理肉品動物的當下,心理上百分之百認定自己有權利殺牠,可以殺牠,就是想殺牠,所以就殺牠。相同的犯案手法使用在動物身上時多數人無感,但是被移置到人類本身時則全社會震撼。人類本來就是模仿力、學習力極強的生物啊!反覆操作的動物宰殺活動與全球流行的肉食文化本來就在示範給代代子孫看如何從事殺業啊……

在高度肯定並實施殺業的社會出現殺人犯時,整體社會對個別行為人有沒有社會責任?殺生為文化主流,從殺動物到殺人只隔一念;只隔一道誰都沒有能力掛保證任何人不會跨過去、犯下大錯的心理紅線!

殺業文化或肉品動物屠宰事業發展到成熟、高峰、極致,人類一生薰修殺生文化,最後不知不覺地連宰殺動物的殺生手法也模仿來使用在其他無辜人類身上,模仿再加模仿。或許全世界大幅反省肉食文化的時機成熟了。此時不改,更待何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