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4日 星期日

找回自信的台灣

晚近比評兩岸的聲音多是喪氣話。台灣人的自信心到哪去了呢?十多年來,陸陸續續有對岸同胞挖角,我始終沒答應過。縱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大經濟體,應該承擔大量國際社會責任,大陸卻是台美所有醫師群不許我入住的禁地。

從生命、醫學、臨床病理學專業角度而言,大陸成為我的常住禁區。不論大陸多有成就、多富裕、多有聯合國身份、外交多有面子,它不適合病苦人士(至少個人)居住,理由非常科學,無關宗教:

首先,大陸沒有台灣的健保制度,大陸的黑心食品、偽藥、環境污染、傳染病等大小疫情隱匿或壓案吃案(資訊不公開或造假)情況全都遠比台灣嚴重,其環境污染程度更隨著對經濟發展的狂熱追逐而激速惡化。醫師千交待、萬交待我不可以去大陸常住,怕我沒命。

其次,現代人有許多疾病誘因都含心理壓力因素(上至癌症發作下至流感抵抗力,乃至兩岸過勞死趨勢等等,很少疾病完全與心理壓力完全無關),偏偏大陸是一個高度強調漢族驕傲卻不主張跨洲多元文化包容、厭惡民主自由的輕鬆自在人生的特殊地帶,屬於心理壓力普遍過大的地方。

最後,大陸保持戰前的食肉主流傳統卻不太認同現代動保潮流,依然與長輩口述的舊時民風一樣,迄今以狂吃狗肉、兔肉、鼠肉、蛇肉、……等為常見飲食文化傳統。對我個人而言,它算是痛苦且不幸的生存環境。以大陸人口之多,光讀舉國殺生、殺動物、奢華酒肉豪宴的統計數量或常看海量流通的各省屠殺賣屍狂食照片都難過、沉重、憂慮,如何有可能調身調心、健康強壯、法喜充滿?

台灣留得住我,是因為台灣的生存條件還夠保住一條僧命,讓一個平凡普通的出家人有機會帶病修行,上求下化,報三寶恩、國家恩、眾生恩。

論經濟、財政、產業、外交、國際地位、……種種方面,台灣人的自信心在這幾年跌到谷底。人生不只那些。人生最基本的還是生命、生存。在人間,以命根為所有福報之基本要素。哪裏讓眾生快樂平安健康地生存,哪裏就是福地。

台灣,請你有自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