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3日 星期五

不飲酒戒:非理性投資

以為酒是成功的秘方,事業的基石,人際的捷徑,休閒的良伴。他自幼被長輩灌酒,承繼歷代家族耽溺酒精的酗酒傳統。投資有大有小、有賺有賠,只有酒精是他一生無怨無悔、堅持到底的投資。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投資。小則一兩瓶啤酒或一兩杯洋酒,中則一手啤酒或半瓶洋酒,大則不停地開瓶海灌的中西名酒。每天固定投資酒錢三四十元到上萬元不等,私帳也好,公帳也好,請客也好,被請客也好,一整年下來光砸在酒精上的投資資本額就高達一百多萬元至數百萬元不等。

有錢不陪伴家人親族,有錢不做公益善事,有錢不贊助或參與文化事業,有錢就愛瘋狂地投資酒精,一輩子。幾十年的人生總計下來,排除香菸、檳榔、宴會等其他投資不計,光酒精這項投資就消耗掉幾千萬元。

可憐他精明一生,偏偏敗在酒精這項非理性投資,最終投資收益只剩肝癌與癌末死亡的病痛折磨。由於投資有排擠效益,錢在酒飲上花光了就無法運用在其他有社經效益的善法領域,親情私益與社會公益雙輸掛零。

要是投資親情私益的話,家族子孫還會懷念、追思、祭拜;要是投資社會公益的話,無量無邊不特定受益人也會代代懷念、追思、祭拜。世界上有誰看過酒瓶、酒杯、酒盒、酒液、酒後嘔吐穢物等會列隊排班去參加法會、掃墓致意、功德回向亡者嗎?

怎麼有這麼傻的盲目投資人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