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芋泥丸與魚翅羹

三四十年前的台灣高級喜宴經常有一道「魚翅羹」,是童年最討厭的菜單之一。魚翅羹很腥臭,有尖刺,不柔軟,賣相差,極難吃。成人們著迷的理由就是「它很貴」。除了貴,看不出來有任何優點。

貴不代表上等。

貴不代表好吃。

貴更不代表有人生價值。

身為兒童,忠於生命直覺,不理會奢侈迷信。成人狂吃魚翅羹,小孩猛吃芋泥丸。就這麼剛剛好,大人愛吃的是我討厭的,我愛吃的是大人不屑吃的。

消費者是偉大的。

消費行為左右市場動向。

最後還是聰明善解的祖母看出了名堂。她從此經常買芋頭、親手捏手工芋泥丸,決志把小朋友養胖。小孩愛吃什麼就煮什麼,餐桌上的素菜愈來愈多,葷菜愈來愈少。什麼飲食品味就打造什麼餐桌,什麼心性就打造什麼國土;萬法唯心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