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勞動與福報:一個修行迷思

台灣早期是勞力密集社會,官民的人權、勞權觀念薄弱,也很少嚴格地深入經藏,因此,民國五十年以前出生的世代留下如此這般的宗教詮釋:「沒福報就是要多做事修福報。」「人只會病死,不會做死。」「生病就是沒福報,更要做。」「能做就是福。」

結果,民國八十年以後,社會上因過勞死往生的年輕人開始愈來愈多。民國九十年以後,在四十五歲以前就死於癌症的人口(含僧侶)也愈來愈多。事實證明過度操勞不保證獲得長壽的福報。

操病、操死的年輕人口(含僧侶)多了,以前迎合勞力剝削的宗教詮釋漸漸很少人敢講了,有些老生代也知道他們傳錯了,過勞死的確是事實。再去查,正統經藏查半天也查不到任何要求病人或年輕人要過度勞動以增福增壽的開示。換句話說,那種違背人權與勞權保障的宗教詮釋是因為民間的無知才流傳出來的。

有位年輕僧人死於癌症後,眾人評語竟然還半責備他生前拼命做事、明知色身有異樣又不肯休息、就醫、治療。生前活於過度勞動(修福就要一直做、一直操)的苦勞文化,往生後又被怪罪是亡者自己活該自找不會趕快看病休息……這是哪門子的宗教詮釋?

關於宗教詮釋,有三個方向要檢視:

一、三藏十二部中有無根據?
二、說者本人有無親身體悟、驗證?
三、社會現實或統計數據的分析成果是否相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