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鬼 Ghosts

我那天出差,一個人獨宿。房間空蕩蕩的,我的心也空蕩蕩的。睡到半夜,烏七八黑的,我被一陣噪音驚醒。睜眼一看,房間憑空多出一個死人。再仔細一看,背著死人的不成人形,準定是個鬼。活見鬼了,真要命!我才暗自叫苦,鬼又回頭隔空叫罵,邊飄邊鬥嘴。老天,遇鬼就遇鬼,一次還來一對!

「累死鬼了,重!」

「你還嫌重?死人是我的,你搶什麼搶?」

「我的!你別拉!」

「見鬼了你,是我的!」

「你放屁!屍體是我的!」

「你放手!你……人手最香,你別扯!」

「什麼我扯?你才扯!」

「喂,有沒有證人?」

「有啦!有個活人可以問,叫他作證!

「來來來,你過來。你講,死人是誰背來的?」

「快講啊!叫你講怎麼不講!」

我想我倒了十萬八千輩子大楣。這二個吃人鬼力大無窮,脾氣又壞,講實話也是死路一條,撒謊話也是死路一條;反正不論我怎麼講最後全是死路一條,還扯謊幹什麼?我看著兩對兇巴巴的鬼眼,再看看那具新鮮的、剛被宰殺的、血要乾不乾的人屍,慢慢吸口氣,大聲回答:「是他!是第一個鬼背進來的!」

「嘿嘿,看吧!是我的!」

「明明是你搶我的!」

「我背進來就是我的!」

「氣死我了!那個人胡說八道!給我拔!」(死人手被拔了)

「你拔手幹什麼?我補!」(我的手被拔了)

「你你你……我再拔!」(死人手又被拔了)

「你搞什麼鬼?我再補!」(我的手又被拔了)

「我拔!」(死人腳)

「我補!」(我的腳)

「我拔!」(死人腳)

「我補!」(我的腳)

「我吃!」

「偷吃?你犯規!我也要吃!」

「誰怕誰?吃就吃!」

「我吃!哼!」

「再拔,再吃!」

「再補,再吃!」

我呆坐在黑暗裏,眼睜睜看月光下兩個惡鬼大口大口吃掉我的身體。我親眼看自己被瓜分吃掉,就像看正常人啃雞翅鴨腳魚頭一樣。不知道看了多久,死人被吃個精光,這對鬼兄鬼弟打幾個飽嗝又飄走了。原來吵架不一定是感情差,我想。

吵架有時候是一種表演,尤其是在難兄難弟之間有共同利益可以瓜分的節骨眼上。光看他們吵,我的心就迷住了。他們吵得熱烈精采,我就完全忘記我一個小老百姓的生命權與健康權硬生生被侵害、剝削,原本好好一身娘生爹養的肉身,這下全被換上朽臭屍肉。

我還是我嗎?我有身體嗎?我沒有身體嗎?我活著沒錯。問題是,手、腳、頭、軀全換成陌生屍體,明明又是別人。可是,要是說沒有身體,不是我,偏偏又有個身體在。我想了一夜,百思不得其解,苦悶到極點,簡直快要發瘋。

「師父啊,早!」我說。

「居士早!」比丘說。

「師父,我有沒有身體?」我問。

「你是誰啊?」比丘問。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答。

「不知道?」比丘再問。

「我連我到底是不是人都不知道!是人?不是人?」我問。

「到底怎麼回事?」比丘問。

「昨天我出差投宿遇鬼,身體被鬼吃了!」我說。

「你既然已經明白無我的道理,很容易得度!你的身體從無始劫來就四大無我,不是今天才變成這樣!身體是四大假合,妄計為身而已。出家吧!」

「好,就出家吧!」

這就是我的入道因緣。遇鬼,撞邪,斷諸煩惱,證羅漢道!


原典出處:《眾經撰雜譬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