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中暑

本世紀新興肉品:高溫烘焙慢烤人肉

台灣這麼熱,我只好中暑

不能怪全球流行吃肉。大家說,父母教我吃肉;學校老師教我吃肉;出門應酬宴飲配肉還加碼喝酒;沒有肉就沒有社交,沒有酒肉就失去社交生活。聽來聽去,殺生吃肉是不得已的。孝順父母,恭敬師長,父母師長若指導的是殺生邪淫破戒酗酒,兒孫輩可以理直氣壯照做。一代錯,代代錯;千古錯,一直錯。

全球溫室效應成這樣,結果當初建立出這套極速惡化溫室效應的龐大肉品市場、肉食營養學、人類史上空前巨大的屠宰業規模的老人們享完他們那時代的短期經濟果實後就往生了。享福在前頭,往生後將種種苦果、惡果留給子孫世世代代慢慢採收。

祖先貪圖眼前功利的短線利益,將後續成本(地球環境債)扔給子孫攤還。但是,沒有人會怪祖先。會隨業受生來人間受苦,說到底也是個人沒修行。冷熱俱惱,苦多樂少;投生來這種星球的事實足證人類全體業障深重,無人置身事外。

地球發燒,我成為二十四小時的慢性熱病病患

有時我也會熱想到階級問題。熱到中暑時,意識心有點失控,像白日夢一樣想它想想的,思緒胡亂四射,八識種子亂挖一通。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都一樣惡化了階級問題;不論走什麼主義,每個社會都一樣敵不過渴望自己五欲享樂贏別人、自己家族富貴享樂贏別的家族、自己國家霸占的天然資源與社經資源贏別國的我執自私性。

只要利己心遠遠強過利他心的我執存在,不論拿什麼主義來都沒用,最後還是往階級競爭型的金字塔階級結構走:尖尖的頂端吹冷氣,底下的一大票輪流熱死。

中暑就是狂灌水的速度比不上人體流失水份的神速。一如吃素人口增加的速度遠遠追不上全球暖化的鬼速。好熱。上一剎那念頭才打,下一剎那人已熱昏睡過去。等昏頭昏腦地醒來,通身大汗,屎尿全燒燙燙的,皮膚溫度卻比室溫還涼。

我的人生成為一場耐熱比賽

溫室效應很早就開始了。至少,從我的童年時代起,那些往生多年的老長輩就會抱怨天氣愈來愈熱。那時中產階級流行存錢買冷氣,家家戶戶買個兩三台。我印象很深刻,只要攝氏飆到二十九、三十度,就門窗大鎖開空調,把冷氣設定成十五度到二十三度之間的「準秋季完美室溫」。那個時代萬萬沒料到現在的地球盛夏是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度,甚至熱爆四十幾度熱死人。他們往生前一生沒料到兒孫會活在一個夏季有過熱致死可能的危險世界。

過熱人生,現世地獄報

有時我會突然記得很遙遠的中產階級生活。吹很冷的冷氣,吃很貴的肉,喝很貴的酒,追逐金錢能購買的欲望,以為那就是幸福。幸福沒幾年,再一個接一個得癌症、中風、酒精中毒,在開刀與治療的痛苦中過完人生最後幾年。事後想想,沒半個算得上長壽。中年期健康出包,老年期受盡病痛折磨,沒有半個平靜地善終。

在生態環境下劣、一年不如一年的惡因緣下,長壽不見得是福報,反而是拉長折磨。好比說,地獄道眾生的壽命很長,但是地獄的處境、業報很糟,因此長壽成為惡報、苦報、業障報,完全不屬於福報。

熱地獄原本就是地獄種類,分成好幾種,有大有小,有輕有重。我們人類的集體愚痴將地獄報提前帶來人間。熱浪能熱苦人、熱病人、熱死人,當下即現地獄共業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