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雙修邪教:大學生篇

雙修法對我而言沒有絲毫吸引力。

演練雙修法、傳授雙修法的密教團體的教主是俗人上師。雖然自稱上師,炒股票,置產,有妻兒,與世俗人一模一樣。大學生也有密教信徒,也會到傳授雙修法的道場走動,理由是他們本來就打算找淫欲對象戀愛、結婚,雙修法只是在情欲關係之外再強化雙方之間的信仰連結。

P女與S女都信密宗,狂拉我務必去他們的密教道場看看。她們熱烈崇拜的不只是年老貌醜的俗人上師,重點是她們對那家道場的某個單身男學長K非常有意思。明知我要出家,一直拉做什麼呢?總之,推不掉她們的盛情,只好硬頭皮去看看。

K學長被她們大師兄東、大師兄西地甜美地叫喚。K以老居士的身份跟我說了幾句話,我覺得沒什麼。我只認為擺電腦讓信徒輸入生辰八字批算後再依中國人陰陽五行迷信挑選出合適的灌頂法門的俗人道場很荒唐。

她們說那間道場鼓勵信徒配對結婚。

任何有點社會經驗的人都看得出來她們對大師兄有些情愫。

離開後,P女吃味地不斷找我傾訴大師兄對我「很好」。「你看,長得可愛就是受歡迎,」P哀嘆,「哪像我長這樣,經常被當女同性戀,連我自己都不禁懷疑我到底是不是?」P女當然不是女同性戀;她是一個苦於其貌不揚而交不到男朋友的典型異性戀女性。

他們三個人仍然跑傳授雙修法的道場。再過幾年,大師兄K與S女結婚生子,P女消失斷訊。我不想理會那些屬於雙修道場的曖昧情愫與感情八卦,出家去。我一輩子沒告訴過S女她是她丈夫心目中的second best;把不到條件更好的只好屈就次級品。假如那間道場有本事吸引到條件更好的其他女性高級知識份子的話,K根本不會娶她。

該團體的特色是上師極力鼓吹教徒彼此配對結婚,希望他們別找教團以外的外人。受限於小小的人際圈、擇偶圈,結婚對象選擇不多。婚後勤練雙修法,第一年就生小孩。小孩生了又不愛、不疼、不想帶,很快就丟回娘家給老人家帶小孩。夫妻躲在都市裏過日子,每隔一兩個禮拜才看小孩半天、一天。夫妻有興趣的對象是雙修法本身,心理完全不疼愛新生代。

雙修法對我而言沒有絲毫吸引力。

我認為,對雙修法好奇的人士大可以回家採訪父母親如何致孕、生育自己的標準作業流程便是了,根本沒必要故意跑去邪教道場找外人打探。剝除密教名詞、古文迷宮、儀式外相以後,實際上造作的染污業行都一樣,沒有神聖性,屬於動物本能領域,與精神文明毫無瓜葛。在台灣,行淫、懷孕、墮胎這些事情連發育早熟的國小男女童都會做。在台灣鄉下,到處都有公開交配的動物可以觀察。只要有動物本能與身體,就算完全沒有文明教養也會做的事情,自然界的畜牲道也全都會做,根本沒有必要特地去邪教「拜師學藝」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