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出家恐懼症



已婚的她常勸我出家,說婚姻這條路不好。出家後再遇見她時,她非常欣慰地感嘆出家好,若非當年一念差步入婚姻,她也想出家。

出家不分年齡、性別、婚戀經歷啊!我說。

老了。愈老愈不敢出家。她說。

為什麼呢?我問。

其實,老功德主反而怕出家。看愈多,知道愈多,看師父們在修行上磨成這樣,生活又忙成那樣、操成那樣,我們很讚嘆,但是看到都怕,不敢出家。她突然欲言又止起來。

當年長期苦勸我出家、別結婚時怎麼都沒講這段老參內行話?我想。當年一定不敢講!自己雖然害怕出家,認為辛苦又境界多,至少勸別人出家還可以沾點光、積福德吧?

等真正出了家,方知僧眾長期過勞換來居士所謂的「讚嘆」反而對僧脈傳承有害。這種口頭讚嘆表面上看似認同企業化(上班化)經營,背後卻容易長養普遍的出家恐懼症心理,讓大量居士不敢出家,造成後期出家人口比例急速下降、出家年齡逐年老化(年輕先享五欲之樂,等年老力衰再出家養老)的不幸現象。

企業化(上班化)經營當然也容易砍斷僧脈,形成僧脈斷層。居士們只要探聽過、請教過、提問過,有高比例當下反應如是:「師父啊,原來你們跟我們一樣!上下班,顧店,為打平營運成本或開銷忙得半死,時間又特別長。我們在家還有薪水、有休假、有當高階主管的身份、有親情有愛情有友情,出家了什麼都沒有,何必出家?反正出家也沒空修行,跟我們上班加班一個樣。末法時代在家修就好了呀!」

「末法時代在家修」的見解愈普遍,佛法滅盡的速度就愈快。等到僧眾消失、全球皆在家眾時,三寶將淪為歷史名詞。屆時想三皈依也找不到半個僧眾主法(全球無僧),哪怕全球集體主張自己在家修也找不到半個正受三皈的佛弟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