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老酒鬼 The Old Drunkard

他在當地很出名。倒不是為了什麼豐功偉業或濟世善德,而是為了他住在離祇洹精舍區區七里近的地方,卻鐵齒異常、抵死不從,照舊當個爛醉鬼。

阿難:「老先生,佛陀就在離你家不遠的精舍。你住這麼近,怎麼不去見佛?」侍者特地登門拜訪,說明來意。

酒鬼:「咳,我知道!我是有聽說佛陀在附近,我也不是沒想過可以去見佛。問題是老人家我一輩子沒別的嗜好,就是愛喝酒;偏偏佛陀最會跟人家授在家五戒,規定別人不得飲酒!唉,別人不喝酒不會死,我要是沒酒喝就跟嬰兒沒奶喝一樣絕對會死!這酒哪能戒?我哪受得了?轉念這麼一想,又打了退堂鼓。不是不想去,是沒辦法去!去了準沒命!」

阿難:「老先生,可是……」

酒鬼:「好好好,小師父,你的心意我收到,再見啊!」

送走了阿難,酒鬼馬上再度依慣例出門,上酒家尋歡買醉。痛快啊!爽快啊!他大喝特喝,喝到爛醉無比,太陽都下山了,才決定回家。酒精麻痺理智,也麻痺知覺。他糊裏糊塗、歪歪倒倒地走路,不小心一脚絆到路上的枯木,大摔一跤。這一摔還得了?經年累月的酒癮不僅讓他的血液灌滿酒精成份,身體也因為脂肪過剩而超重肥胖,一跌就通身是傷,疼痛異常。他勉強起身,歪坐在地上,忍受陣陣強烈的痛楚。他終於清醒了。「要命哪,痛死人!酒國人生有哪裏快樂?可嘆阿難三天兩頭來催我去見佛,我怎麼都不肯聽他的話?這下可好,痛得要死!酒精根本沒有辦法止痛!」

他掙扎了大半天,終於順利起身,痛苦萬分地朝家門走去。

酒鬼:「我回來了!」

家人:「哦?今天又去喝了?」

酒鬼:「等一下我要出門去見佛。」

家人:「啥?你本來不是打死都不肯去見佛嗎?今天是怎麼了?」

酒鬼:「別問。我走了!」

他忍痛走到祇洹精舍門口,站住不動。

阿難:「啊,您老終於來啦!佛陀,佛陀,住在七里外的名人今天大駕光臨,就站在大門外!」

佛陀:「他平常只有一個人,沒辦法過來。今天是被五百頭大白象扛來的啊!」

阿難:「啥?五百頭大百象?沒有哇!沒有騎大象,只有老先生一個人。」

佛陀:「那五百頭大白象藏在他的身體裏!」

阿難:「啥?(完全聽不懂)不管了。老先生,這邊請,請先來禮佛!」

酒鬼:「佛陀好!我老早就聽說佛陀駐錫在此,是我愚癡,沒有提早來拜訪,希望佛陀您慈悲赦免我的罪過!」

佛陀:「來,考考你。假如在空地集中五百大車的薪柴,準備一把火燒光,應該用幾車的火種?」

酒鬼:「考試?(這是數學隨堂模擬、測試酒精濃度、還是生活常識?)哎呀,不用多少火種,就用豆點兒大的小小火苖去燒,一下子就燒光啦!」

佛陀:「來,再考你。老先生身上的衣服穿多久了?」

酒鬼:「衣服也要考?這什麼跟什麼?這件衣服沒穿多久,才一年。」

佛陀:「穿一年的衣服如果打算洗乾淨的話,要洗幾年?」

酒鬼:「什麼洗幾年?就拿一斗純灰汁,三兩下就洗乾淨了,哪用得上幾年?」(實在了不起,天天忙著喝酒,一件衣服整整穿一年,沒空洗!)

佛陀:「你剛才說你有罪過。你的罪過就像五百大車的薪柴或穿了一年的髒衣服上的污垢一樣。」

酒鬼:「……」(思考中)

佛陀:「受五戒好不好?」

酒鬼:「好。」

頂頂大名、遠近皆識的特大號酒鬼就這樣跟著佛陀受五戒,把酒給戒了。在佛陀開示下,他豁然有所領悟,心開意解,馬上證得不退轉地!


原典出處:《眾經撰雜譬喻》


-延伸思考向度-

一、飲酒有哪些過失?

二、與酗酒相關的疾病或犯罪有哪些?

三、促使人類飲酒的社會文化壓力源為何?戒酒的困難何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