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孤獨的蟒嬰 The Solitary Python Baby



血色的雨狂落在古都,滴滴鮮紅,墮地如血,讓王宮貴族心驚膽跳。

國王:「道士占卜師!來,你替朕算算,這血雨是吉是凶?」

道士占卜師:「古書有載:天降血雨,人間必生人蟒這類毒物!依小民看,最好跟國民交待清楚狀況,叫民眾小心,千萬別釀出什麼大災禍才好!」

國王:「人蟒?那是什麼?怎麼判斷是不是人蟒?」

道士占卜師:「人蟒很毒!哎,難就難在人蟒外表看起來跟人類一模一樣,一般人分辨不出來。不然,不妨要求人民把家裏新生的小兒子全部先送到宮裏來,讓我一個一個仔細檢查!」

道士占卜師使用的方法很類似人體試驗。他準備很多空瓶子,命令父母們把嬰兒抱到空瓶前面,讓小嬰兒一一對準瓶口吐口水。不是。不是。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再下一個!好了好了,通通帶回去,下一批進來!道士占卜師一連忙上好幾天,一無所獲,最後好不容易終於讓他找到了!有一個小嬰兒與眾不同,他吐出來的不是口水,而是火焰!長得人模人樣的,張口卻噴火焰;這不是人蟒出世是什麼?

一旦知道小嬰兒是人蟒,父母就不要他了,掉頭便走。他究竟算是被拋棄的棄嬰,還是算被棄養的動物呢?一半是人,一半是蟒;說人沒人權,說動物沒動物權;身份判別不詳,唯一確定的大家都不要他了。不僅父母不要他,全國上下從皇室到民間全都不要他、不認他。雖然集體拋棄他、不養他、不留他、不愛他,功利自私到極致的人類依舊很想利用他。

人們說人蟒非人,不可留在人間;這種異類只能遠遠地丟到荒郊野外去,放他自生自滅。不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無法控管人口素質的善惡好壞,社會上難免會有被判死刑的囚犯。就把死囚送給他吃,當成是執行死刑不就好了?人們這麼想,這麼說,當然也這麼做。這個人口素質下劣的惡國從此量產死囚,光送去給人蟒毒殺的死刑犯前前後後總計少說也有七萬兩千人之多!

人類很少痛切反省自身的人口素質。教育功能差,家庭問題多,人格或行為出問題的比例不低,出問題就放逐、隔離、或殺害,不論問題再大也照生不誤,不論社會上的罪犯比例多高依然執著香火。

被人群放逐的人蟒經年累月地誅殺死囚。再過好幾年後,這個惡國境內開始有一頭威猛無比的大獅子出沒。牠經常發出恐怖的吼叫聲,命喪於獅口的人不計其數,只要牠在的地方,方圓四十里以內就自動淨空,完全沒有人敢出面處理。民間除了集體恐慌或搬家避難以外根本無法解決這頭猛獸帶來的公害。就算國王親自出馬召募勇士獵獅,還聲稱事成後必封對方當縣長,照樣沒有半個人出面應徵。連命都沒了,當官有什麼用?

人類自己面對死亡時很恐懼、害怕:怕苦,怕痛,怕受傷,怕流血,怕沒命;千怕萬怕最怕死。但是,人類畏懼自身的死亡,面對其他動物的死亡時卻往往心狠手辣、不痛不癢。

文武眾臣:「大王啊,怎麼不找人蟒試試看?人不敢殺的就送去給他殺!」

國王:「對!有理!來人啊,叫人蟒去!」

低階小吏:「小的遵命!」

這就是人類殘存的獸性與狡詐。人類冷眼旁觀獅子與人蟒自相殘殺,眼睜睜看人蟒吹幾口毒氣就當場把巨獅毒死。猛獸中毒即死,國家恢復太平,人蟒的健康情況卻急轉直下。同時不被人類與動物這兩大族群接納的人蟒又老又病,即將死亡。

人類處理這兩大國家公害時採用的是帝王術中最冷血也最古老的方法:置身事外,冷眼旁觀戰場上所有交戰國的基層平民與軍將們自相殘殺。戰完了,殺完了,文明建設也破壞光了,等各國平民死傷無數後,各國權貴再握手言和重修舊好,集體分贓。人類真正期待的結果是獅子與人蟒同歸於盡,一起死亡。

佛陀:「可憐也一生造罪深重,往生後必墮惡道受苦,無有出期!舍利弗,你去看看他、度度他,勸他入道,讓他解脫惡報果報!」

舍利弗:「是!師父!弟子這就施展神足通,立刻趕過去!」

人蟒:「氣死我了!我還沒死,你來做什麼?快滾!」

舍利弗:「我沒有惡意……」

人蟒:「快滾!叫你走你偏不走,吃我一口毒氣!喝!嘶──」

舍利弗:「我真的沒有惡意……」(慈悲地看著對方)

人蟒:「還不走?好啊,再吃我一口毒氣!喝!嘶──」

舍利弗:「你的毒拿我沒有辦法的。」(智取不以武力)

人蟒:「怎麼你都沒事?氣色一樣很好!氣死我了,喝!嘶──」

舍利弗:「哎,夠了沒有?好了沒有?」(我是特地來度你的啊)

人蟒:「怎麼你這個人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送上門都來送死的,你不但死不了,還對我慈眉善目的、態度好得不得了!」

人蟒起慈悲心,把舍利弗從頭到腳打量了整整七次,心裏起了一輩子都沒起過的難得善念,覺得眼前這個人類很不一樣,感覺很好。在舍利弗結束訪視、返回精舍之後,年老病重的人蟒很快就往生了。人蟒一死,地方上就傳來一場大地震。大地震過後,摩竭王馬上登門請教佛陀。

摩竭王:「弟子恭敬頂禮!請問世尊,人蟒往生後會墮何道?」

佛陀:「生天。」

摩竭王:「什麼?這太奇怪了!像他那樣一生殺人無數的大罪人死後怎麼有可能會生天哪?」

佛陀:「他生前曾經發慈悲心,對舍利弗注視、打量七次。出於對羅漢聖者起善念的功德,往生後先轉世在第一天,天福享盡再轉到第二天,如此這般,一直等到他在天界轉世七次以後就會下生人間,證得辟支佛果再入涅槃。」

摩竭王:「怎麼這麼不公平?那他生前殺死至少七萬兩千條人命的命債全都不用還哦?」

佛陀:「他下生人間身證辟支佛果時,色身的顏色就像紫磨金的色澤一樣。到時他在路邊的大樹下禪坐入定,將會有龐大的軍隊經過。軍人的人數很多,約有七萬多人,路過入定的辟支佛身邊時誤以為他是黃金打造的假人,就各拿各的兵器攻擊他、敲裂他、破壞他、劈砍他。等整群軍人輪流上陣把他肢解完畢分贓後,仔細一看,手裏拿到的是人肉不是黃金,又隨便把屍肉就地一扔,一轟而散。等到那一世,人蟒轉世的辟支佛會以這種方式入涅槃。經歷這番重報輕重的業報以後,他今生今世殺人所欠下的眾多命債就此還清!」

摩竭王:「原來如此!還是要還命債!」

佛陀:「就算是殺人無數的惡人,若遇到善知識的話,重罪可以消滅,重報可以輕受,甚至還可以得道證果!」

摩竭王:「太好了!感恩世尊!請受弟子一拜,我這就啟程回宮!」


原典出處:《眾經撰雜譬喻》


-延伸思考向度-

一、當今各國如何處理棄嬰或孤兒的相關問題?政策有何不同?

二、當今各國如何處理動物棄養的相關問題?政策有何不同?

三、人生在世經常會合理化殺生的行為。世間合理化殺人或殺生的理由、原則、論述與佛法因緣果報的道理有何不同?

四、關於台灣迄今爭論未休的死刑政策爭議問題,佛教界各類立場、立論為何?犯罪人口過多或人口素質低落的問題核心究竟為何?是死刑不夠多?是判刑不夠重?是死刑的嚇阻力太弱?還是先天遺傳基因與後天教育環境雙差,社經條件不佳,偏偏又執取香火觀念過度生育,生而不養或養而不教或教養成果不良、社會風氣不好、個人身心失調等大量複雜因素產生的惡果?

五、一介平民受王室所託、執行死刑命令以殺死死刑犯尚且須轉世償還所積欠的眾多殺債,試問世間王室權貴成員自起殺心、自興戰亂、自造殺業,恃權下令屠殺無量軍民(非罪犯)又一手主導大小型戰爭者是否必須償還所積欠下的無量殺債?為什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