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人體氣爆:女性化霸凌(五十)

高雄氣爆慘案發生後,都市人面色凝重地思索,笑容少了。那天,邊走邊哼歌的她特別引人注意。不只是盛夏迷你裙下對足部健康極度有害的高跟鞋或刻意扭動的快走步伐,還有她右手的香菸。

她的右手夾著點燃的香菸與白色菸盒,久久才抽一口。懸空的手臂與身體保持約四十五度,完全不管手上的香菸會不會燙傷其他行人。看著她的背影,我想,這個女眾對火災意外半點警覺心也沒有。在攝氏三十八度的室外高溫下一路燃香菸就像舉著一支隨地掉火星的迷你小火把--她看也不看,手向外伸展,對手機說話、微笑。

然後她氣爆了。

一頭花幾千塊修剪、熱死人的女鬼型長髮,一身少說幾千塊的行頭,一個費盡心思打扮的中年女性當街放了一連串大響屁。那是非常大聲的屁,乍聽還以為附近有什麼東西翻倒崩落了。她放完又長又吵的屁後,照舊一扭一扭地前進,就像重重層層以精緻文化藝術包裝過的行動屎尿夜壺或響炮放屁機一樣。她收起手機,終於記得菸在燒,漫不經心地抽一口。

這個世界上著迷女色的人非常多。

這個世界的人類實在沒什麼美學品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