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不邪淫戒:性工作,一種永續的女性威脅

這是很特殊的成長經驗。多數受男身的男眾與多數活在正常家庭、擁有正常家長的幸運女眾一輩子沒遇過的心理高壓創傷。

在我不斷受打罵的青春期,我的女性家長曾這樣開罵:「我對你很好了,只是打罵,沒賣你去當妓女,你要感恩!」當下我呆掉了,很受傷。次日講給女同學聽,她大驚失色:「她跟你講這種話?她是不是有病哪?心理不正常?」

我想,支持性工作的人或從事性工作的人或從事性交易的人立足在成年人的性自主權、性權、人權觀點並假設人類成年後從事自主性交易可被接受者,童年時應該很少有我這樣的家庭生活經驗:直接被家長口頭恐嚇要賣去當妓女的心理重創經驗。威脅者是女眾,一個結婚、生子、墮胎的異性戀女眾,她以父權邏輯處理女性關係,站在父權性剝削文化位置上威脅要把比自己年輕的少女送去當妓女。

這個世界是這樣的:

可以自由結婚戀愛,偏偏有人不要,只想性交易或一夜情。同理可證,就算全球全面地性交易合法化,偏偏就有人不想找成年的、老的、經驗豐富的成年性工作者接受服務,偏偏要加害男女幼童、青少男女賣淫,以老淫少,以大欺小。

我被家長威脅要送去當妓女時才十來歲。「妓女」是她的用語。從此我思考性工作思考一輩子,長達近三十年。

性工作的存在代表性交易買方存在。只要成人買淫,全球男女幼童、青少男女就有受性侵害、人口販運、被無良惡心家長出售謀利、被成人性剝削的高風險。

我怎麼知道的?我的家長當面恐嚇我要把我賣掉!在一顆處處有性交易、成人威脅將會賣掉小孩去當妓女的惡劣行星上,我是這樣掙扎長大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