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鬼戲 The Ghost Drama

演員這一行並不好做。國運差,時機壞,錢不好賺,只好整個戲班帶出國碰碰運氣。為了討生活,荒山野路也得走;縱使是傳說中經常有惡鬼羅剎、妖魔鬼怪出沒的陰山也只能硬著頭皮闖去。

寒冬的山谷冷著。月夜星空下山風透骨,大夥團團圍住火堆睡著了。眾人皆睡他獨醒倒不是因為他有什麼心事,而是因為他得了重感冒。病毒威力強大,加倍畏寒怕冷,他全身抖到睡不著,乾脆爬起來隨便抓一件厚重的戲服蓋在身上,走向遠方的營火,直接坐在火堆旁取暖。

誰?什麼聲音?熟睡的同伴被他的走動聲吵醒了,睡眼矇矓地揉揉眼睛一看──嚇!那不是傳說中的羅剎鬼嗎?這座山真的有鬼!天哪,羅剎鬼背對著我們,坐在火堆旁!傳說講的都是真的,這裏真的有妖怪啊!

「啊啊啊──有鬼啊!」顧不得睡意正濃,同伴坐起身、站起來,拔腿就跑。

「什麼?鬼?哪裏?」另一個同伴問。

「鬼出來啦!」他邊跑邊回頭狂吼。

「救命啊!啊──」又一個驚醒過來,放聲尖叫。

「快逃啊,鬼出來了!」人在鬼山,別人都說有鬼就一定有鬼,是吧?

群眾心理有強烈感染性,一個帶一個,恐懼像傳染病一樣迅速蔓延。同伴們彼此警告營區有鬼,整個戲班子頓時陷入集體恐慌。他們此起彼落地大呼小叫,一個接一個飛快地朝山路的方向逃跑。

重感冒的他守著火堆取暖,病到頭昏腦脹、反應遲鈍,卻一直覺得怪怪的,好像有聽到背後傳來人群的騷動聲。他轉過頭一看,發現營地上沒半個人,全都跑到山路上去了。發生什麼事?怎麼了?「喂,你們怎麼不睡覺?等等我啊!」他披著厚重的羅剎戲服,用沙啞的嗓子吃力地問,沒有半個人回答。「我說,你們別丟下我啊!」他勉強起身,朝同伴們走去。他一有動作,全戲班就加倍瘋狂地逃跑;他看同伴跑就小跑步追上去;同伴們發現羅剎鬼在追他們,以為妖魔鬼怪要作祟害人,心裏加倍害怕,更加沒命地在山路上加速狂奔。「你……你們不要走!不要丟下生病的人哪!」重感冒的他別無選擇,顧不得病情嚴重,也只能一路搏命追趕,愈跑愈快。

你追我跑,戲班全亂成一團。月黑風高,演員們在高山、低谷、河流、水道、小路、山溝裏摸黑狂奔,一路跌跌撞撞,弄得傷痕累累,疲累異常。大夥忙了大半夜,天終於亮了。等到陽光照亮戲服,認清是自己人,他們不禁目瞪口呆──對啦,前陣子不是流行鬼戲嗎?觀眾愛看,叫座賣座,演員就演哪!戲班裏本來就有一大堆魔鬼道具、妖怪配備、奇裝異服,穿羅剎鬼服的根本不是妖魔鬼怪,而是自己人啊……


原典出處:《百喻經 伎兒著戲羅剎服共相驚怖喻》


-無明筆記-

在人生這場大夢裏我們都是一流演員。我們很入戲,演到忘記身體是業報戲衣,終非自己。我們一直把色身這件戲衣當真,為了它造業也為了它受罪,以為它就是「我」。把身見當真,煩惱就當真。把煩惱當真,我執、法執也全部當真。一直等到漫漫生死輪迴長夜過了,三途惡道的黑暗惡夢醒了,在智慧光明照耀之下,我們才發現五陰假合之身根本不是永恒不變的「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