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輪迴傷口

無盡追殺卻看不見他的臉
殺意尖銳    獵物飛奔逃亡
我瘋了嗎

紅的是染料或是血跡
跑的是人生或是惡夢
非殺不可    全瘋了嗎

妳柔弱的笑總帶絲歉意
對鏡在我的臉上
現身在我的心上

殺人與被殺的絕望
誰真以為誰沒活過
誰又誤以為誰從沒死過呢

墜落   撕裂   反抗
命令   服從   謀殺
男人的遊戲規則向來這樣

難道權力讓屠殺百分之百正當

以國之名克盡軍職
殺與被殺是否全值得原諒
我有錯嗎    他有錯嗎

厭倦父權屠殺(父權總是屠殺)
厭惡軍隊    敵視戰爭
立下毒誓寧受女身是誰

有時殺人是從自殺訓練而來
自殺或許也從殺人訓練而來
無始輪迴殺貪誰沒有呢

色身可以輕易換過
殺人訓練總是難忘
就像甩脫不掉的罪惡感一樣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日「世界自殺防治日」紀念詩(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