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黑心:法人式良知解離

法人作為一種虛擬人格,對自然人的道德感、良知有強大且無法言喻的解離作用,讓造惡業加害其他眾生(尤其是其他人類)的罪惡感麻木、降低、甚至棄之不理。

工業革命後的現代化學加工廠或基改公司不斷量產黑心食品這件事也是法人具有明顯良知解離作用的最佳實例之一。不論是任何食品業組織法人,在法人名義下真正運作的成員都是人類:自然人。法人的行為事實上百分之百全部是自然人躲在法人名義背後實施的行為,但是在法律上卻打造出不存在、沒佛性、 無生命的虛擬人格來當道德擋箭牌或究責底線。

身為自然人,若故意拿一塊發霉長菌、亂加化學藥劑的有毒蛋糕餵鄰居的小孩,讓小孩鬧腸胃炎住院,東窗事發後小則結下家族世仇,大則對簿公堂當成惡意下毒謀殺。在自然人對自然人的場合,社會道德責難力量很大。

同樣的造業手法,如果換成蛋糕公司用幾公噸發霉過期麵粉製糕又化學加料的話就不一樣了。量產霉菌化工有毒蛋糕,被害人雖然成千上萬,但是,社會整體對法人的責難反而會大幅壓低,變成用商業道德、食品品管、產品溯源、物流控制、這些外圍觀點淡化的「產品瑕疪」事件,特定法人不但不會變成全社會的公敵或與成千上萬的公民家庭結為世仇,也很少永久關廠停產,更沒有幾個人會直指向公眾販售黑心食品的行為本身就是對社會不特定多數人下毒(慢性或急性毒害、毒殺),相反的,罰完錢後工廠照開、食品照賣,跟沒事兒一樣。

這就是法人對自然人激發的神奇心理效用:良知解離。

叫一個正常人謀殺另一個人類很困難,叫他穿上軍裝拿武器「替」國家社會組織等虛擬法人謀殺別人就很容易。自然人以個人的身份殺人很困難,但是,只要心理上確信有法人當背德行為的合理化後盾,連施放化學武器毒殺成千上萬兒童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叫一個正常人公然扯謊騙人很困難,可是,只要祭出法人團體的組織目的、績效目標、團體利益等理由,以法人成員的身份在社會上活動,不論再怎麼昧良心的漫天大謊也撒得出來。這方面,公司企業就是典型代表。只要在公司企業上班,十個人有九個人不敢受不妄語戒,承認他自己每天為工作必須扯謊,完全無法持戒。

叫一個員工狠心斷另一個員工的生計活路也很難。但是,只要在法人內部有金字塔式人事結構,隨金字塔人事結構區隔出明顯不同的社會階級與相應的金錢利益,為了向上爬或謀求法人最大利益,進行辦公室鬥爭或足以阻斷他人工作機會的職場競爭也很容易。

法人組織的領導者是自然人,不是人為虛擬、無生命的法人自己。占有相對社經優熱的法人領導人為自己的利益運作法人,被領導的成員陷於法人權力關係而服從,心理上極容易道德解離:「我做的是上面交待的,我只是服從。上面知道的黑箱秘密本來就不會告訴我。我依國家、社會、公司、企業、團體、組織的命令做事只是為謀生保飯碗,其他的全不干我的事!」

以起三毒無明、沖半奶瓶的化學飼料豬油給隔壁鄰居才兩三歲的小孫子喝為例。連成人遲鈍的六根都無法分辨的黑心食品,小孩子當然不會分辨食品品質,很容易被騙喝下去。接下來事跡敗露,猜猜看光火的鄰居會怎麼叫罵?是叫罵豬油不高級、屍油不新鮮、化學油致癌、用便宜貨賺黑心錢沒良心,還是直接了當開天窗說亮話:「怎麼這麼冷血?想故意下毒毒死我們家的寶貝小孩嗎?」

黑心是法人式良知解離的文化副產品。自然人躲在法人面具後面造惡業遠遠比以自然人身份更容易。只要有法人當障眼法,明明法人造惡業規模遠勝自然人,社會譴責程度卻經常大幅度降低。

大幅度降低。一對一是下毒殺人事件,一對成千上萬十萬百萬就變成與下毒謀殺案完全無關的「單純瑕疪商品」。人類真健忘啊……一世紀以前,幾千年以降的皇室向來流行毒殺,下毒所利用的介質有高比例是日常食物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