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布丁好貴!

大人在講話,小兄妹倆聚在布丁前交頭接耳。

「好貴哦!」妹妹說。

「好貴!」哥哥說。

宮廟求來的平安符掛在兄妹兩身上十分搶眼,看就知道隨身掛很久了。這是兩個經常健康亮紅燈的小朋友,我想。兒女若頭好壯壯、養尊處優的話,家長很少會大費周章跑宮廟求神問卜保庇平安長大。小孩天生體質不佳,又出生在種種環境污染與黑心食品充斥的世界,連最基本的兒童飲食需要也受全球糧價上揚、台灣工資遠遠落後於物價水平的殘酷現實所限囿,童年怎麼快樂得起來?

活在全球糧價上漲、失業率大增的後經濟海嘯時代,聽大人訴苦工資低、物價貴是平常事,聽孩子們對食物投以戀戀不捨的表情又早熟地感嘆「好貴」卻令人心痛。

我們的童年不是這樣。

在我們的童年,大人們嫌肉貴,嫌進口高級食物禮盒貴,嫌各種新開幕的外國餐廰美食貴,蔬菜、水果、兒童零食這些基本食物相對上十分便宜,很少值得家長煩惱,更沒機會輪到小孩子早熟地為價格苦惱。兒童零食對兒童的重要性我十分了解。童年的我十分消瘦,對絕大多數人類食物都不感興趣,家長只能千方百計找對健康有益的零嘴來補充熱量、營養,深怕發育不良長不大。

怎麼會搞到連小孩子都窮到吃不起布丁、望布丁興嘆的程度?

台灣幾十年來結構扭曲、低到離譜的薪資水平實在是歷史性的大錯誤。基層薪資太低意謂多數公民的人權大打折扣,人權與像樣的人生品質變成階級特權。窮人家的孩子望普通布丁興嘆、困在小小的台灣。富人家的孩子鎮日五星七星山珍海味吃不完、小小年紀就玩遍世界各國了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