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不殺生戒:錯在母性

恐怖主義由極端父權的邪教系統發動,以男殺手(男性大屠殺犯)為主力,女殺手只是點綴、附庸。他們是如此歌頌推崇殺戳並沉醉於組織謀殺集團,讓我不禁想起她們。

她們是指行淫交媾不避孕不墮胎,替全人類生下一大群獸性殺人犯的母親:恐怖份子的母親們。她們不忍心殺死男嬰、墮死男嬰,結果替全世界生下那一群信奉邪教、以謀殺為樂的兒子。

我認為全世界可以不用在IS身上浪費軍事武力預算而犧牲民生經濟。只要調查出完整的IS成員名冊,把所有IS恐怖份子的母親與近親家屬押上國際刑事法庭訊問就可以了。公開訊問,找來全球一百多國的媒體與翻譯官,請那群生下恐怖主義殺人犯的母親們一一自我介紹她們的姓名、兒子的姓名、兒子加入邪教或恐怖主義的生命簡史,再向全人類交待當初如何懷孕又選擇不墮胎的心理原因就可以。

在古老邪教盛行的地區,民間家庭關係多半停留在上古封建人情運作模式,親族之間的社會聯繫很強。兒子能長期組織、運作、加入、擴充恐怖組織代表背後的家屬有高比例知情,不是家人兼共犯就是知情不報、故意隱匿。恐怖份子的母親應該有高比例是直接間接參與犯行的共犯,或者至少對恐怖組織的人脈、人事、策略略知一二卻長期放任縱容,完全不加制止;也就是默認、默許、間接肯定支持。

讓當年不捨墮殺男嬰、結果替全球量產殺人犯的她們請說故事給全人類聽。溫柔地訴說愚痴至極、受愛染淫欲所惑又不忍墮殺胎命,最後替全球生下恐怖禍害的愚蠢母性的悲哀故事。請她們直接告訴全世界女人的性行為與生育行為有多麼愚蠢。只為她們不捨殺兒子,兒子浪費全球糧食幾十年長大以後半點社會貢獻也沒有,只會拼命殺人。

女眾的性行為經常是愚蠢的,普遍低下的人口素質就是事實鐵證。她身為眾生,抵抗不了愛染我執與淫欲本能業力,出於種種私情考量,生下禽獸不如的兒子來惱害他人。「愛」只是一個字,「欲」也只是一個字;「愛」、「欲」這兩個字不是浮濫生殖的理由或藉口,完全沒有說服力。

信仰邪教的地區極需要鼓勵禁欲、禁孕、把生育率壓低,全力避免男嬰出生。那裏需要源頭管理,嚴格限制女性公民的性行為與受孕生殖行為,也就是加強管理當地女眾三毒無明中的「痴毒」與「貪毒」,全力避免她們生兒子。她們沒有文化素養、教育能力、道德是非判別力,只有性能力與生殖本能,很容易替全球量產殺人犯。要阻斷恐怖主義的擴散,就要加強源頭控管,避免沒有基本教育水準或文明教養能力的女眾不負責地浮濫進行性行為而生育。

IS的問題表面上出在男眾認知偏差、心理異常、行為下劣的問題,問題核心卻出在當地女眾身上:該國境或該地區的女性人口素質普遍太低。換句話說,是該地區的國家機器運作出了根本性的大問題:女性公民人口素質太低、太差卻過度繁殖與生育,惡性循環,長期失控量產人口素質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的男性公民。

在地球上最歧視女性、最不肯讓女性受教育或就業、最會逼迫女性早婚早淫早生產的地區同時也是一直退守在幾千年前的封建父權思想裏不願意進步、改變的落後地區。在那裏,母性本能而愚蠢,文明程度低下的母親量產文明程度更下劣的兒子。她們的兒子竟然什麼都不會,只會恐怖主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