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香蕉王子的修行寫真

身為王族,優雅地側坐吧!
王子說自古聖賢多寂寞,他想留影。就算人類像恐龍一樣被黑心食品殲滅亡族,身為香蕉王子的他,俊美絕倫的他,絕對、絕對、絕對要被後代諸蕉們牢牢記著!我說我哪懂什麼攝影藝術呢?純業餘好玩的、動中練禪罷了。他說沒關係。天生麗質一帥蕉,正著拍歪著拍都上相,儘管下手!

沉思遠望時也不忘氣勢呢!
身為大蕉王國沒落後的末代金黃香火,香蕉王子不曾一時半刻遺忘他身為王族的驕傲。「志在復興我國聲威,必使天下四海來朝!」他嘆口氣,低眉歛首。日本時代的出口狂潮到哪去了呢?全世界都曾經認識我大蕉王族啊!

縱使長幾粒美人痣,王子依舊王子。
王子扭捏地換個姿勢,害羞地微笑一下。「哎喲,真要拍?」「不是很有自信一定上相?」「可是人家這一面長美人痣,看起來豈不就像在拍BL……」「……不會吧?」

噢,王子不小心睡著了……
坐太久,拍照也會累。他邊擔心什麼BL攝影美學邊害羞,一不小心就睡著了。這下可好,宮廷水果攝像師到底拍好還是不拍好?

翻個身多腳朝天一下!
他夢見一大票素食恐龍,那時地球上沒長香蕉。腳底下的地質年代層層疊疊,花瓣一般綻開、分散、吹碎、……然後他看到一粒香蕉型的太空船遠遠地從宇宙開來,緩緩下降,門一打開突然有一支肥胖變型到難以置信的大香蕉穿著救身衣從半空中彈跳下來就地轟然撞出一個巨大的水果坑,再從坑底費勁爬上來。「啊,祖先!你一定是我族的上古祖先!」王子驚叫。「什麼祖先不祖先?」太空蕉一臉不悅,「我是香蕉神!」

睡死怎麼就腫了?睏發福?
王子這陣子著迷禪修,經常咕噥著什麼「行亦禪,動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的偉大句子,不曉得夢中陰是用不用得上功?明明剛才好好的,怎麼一睡著就水腫了?歷史與文學,圖像與記憶,美學與現實,辯證與止默,剎時消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