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選擇:慧眼識福田

妄念多,雜念多,初入道者常如此,見怪不怪。一家幾口為保家族利益,分配幾個當綠軍,分配幾個當藍軍,不論政黨怎麼輪替叫囂都動不了家族財路,再一邊全家合資海砸大錢跑大陸做生意、一邊炒房地產佈局投資移民、一邊身兼地下紅軍的家族理財模式很常見。這一、二十年下來,民間有太多家庭這樣子做,無非為了求生存。

結果,勸在三寶門下種福田推三阻四地藉口一堆,原來是大把大把金錢往大陸砸去,在大陸設廠當廠長。家族成員表面上有藍有綠、事實上全是地下紅軍,先賺後賠地終於搞到混不下去,老實跟法師招了。

廠房硬體設備都投資、建設、營運了,不懂大陸法律也不了解大陸運作手腕又愛一頭熱砸大錢,等大陸法律一直修一直修修到成本拉高到打不平支出、大陸當地的勞權保障漸漸追上已開發國家的人道水平了,才在擔心血本無歸連廠房都失去,結算到最後反賺為賠。

「哎,當初開一百萬的票子下去可能也沒了……」如此這般咕噥。

「算了算了,萬一連工廠都被收走就算了,只要家人回得了台灣就好了……」如此這般自言自語。

我想我沒什麼太大的情緒反應,表情平淡。這類活生生的台商賠錢個案(過河拆橋式先賺後賠個案)聽太多。事主通常對外羞於啟齒,只敢私底下訴苦;畢竟在兩岸權貴圈檯面上叫紅叫賺聲中要公開承認自己失算賠本非常丟臉;大家都死不承認,根本不曉得這類個案有多常見。

打從我那一輩子為鄉愁情執不斷砸大錢到大陸海賠的爺爺起,除了賠超過幾千萬以上孝敬祖國無怨無悔的天真痴情派能動人幾分同情,其餘才區區賠個一百萬台票的小賠事件不算吃到什麼天大苦頭。當年喜歡跟我爺爺吃飯、長期勸誘他重金投資大陸的政客已經老了,現在還是到處上媒體放話鼓吹台灣政商名流權貴往大陸投資。我們這種海賠不知多少冤枉錢在大陸的家族後代吭都不吭氣,看同一群人照樣高調哄不知死活、沒經驗的台商台幹或在地家族再往大陸砸錢,一直砸一直砸,砸到海賠後再狼狽返台。錢賠光了,長教訓。

「師父,您怎麼在嘆氣?」又一個冤大頭,除了嘆氣還能如何?

有金錢的福報,沒有選擇福田的智慧。投資錯地方,怨誰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