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4日 星期二

基層人民的工作經驗:My Survival Game


我沒當過王子。

甚至也沒當過爸寶或媽寶。

奇怪的是,我這種一生從事基層勞動、家務、打工等平凡工作的人,竟然經常被人說全身流露嬌生慣養的貴族氣質,甚至還一口咬定過去世或現在世一定出身上流社會。

那些年,父親故意斷掉我所有的生活費時,我咬牙苦撐不願為此放棄學業,開始沒完沒了的打零工生涯,有錢就吃像樣點,沒錢就鎮日吃泡麵。一晚,身上連買泡麵的錢都不夠,我在街上晃來晃去,終於看到一家連鎖麵店在應徵工讀生。我肚子餓極了,推門就進去應徵,向媽媽店長說我願意馬上上任,當場開始工作。我保證我很會做洗碗、端盤、抹桌、掃地、拖地、掃廁所、服務別人等那類事情(從小學二、三年級開始學,一輩子都在幹這些活。在台灣還不流行花幾萬請外傭的年代,我是我家的「內傭」),她也當場爽快錄用。那份工作的福利之一是員工輪班時間內逢用餐時間時可以點一客價值一百元以內的公司餐,在店裏吃。第一晚上班,幾個小時勞動可以換來一碗麵和小菜這件事本身就令我就滿足得不得了,滿意到甚至不在乎薪水要等上幾星期。那時那地那當下只求每天有飯吃就好了。

這是基層人民的工作滋味:工作是為生存、求生、活下去。長時勞動,微薄時薪,粗簡餐點,說到底只是為不要餓死或凍死這麼基本的人生問題。在基層,沒有任何一件平民打工可以三兩下就交換到高權大位、上流階級、權貴人脈、或國家終極大位的臨時中站跳板。如果光靠打工就可以交換政權,那麼,全天下勞動終日、苦哈哈的基層老百姓早就集體當上總統或領導了。世間哪來那麼便宜的事?

有些事,一輩子被父母捧在掌心的王子不會知道。父母寵愛到一路修築金路銀路權貴路給走的愛兒不會知道。在古代,王室不需要懂人民,也不需要理解基層。貧窮線等於飢餓線等於死亡線這類屬於社會底層的生存掙扎,代代靠販賣或炒作軍火、毒品、食品、不動產而長擁巨富的家族不會有機會知道。古代不是民主社會,盛行絕對的權力切割與階級區隔。古代權貴整死大量百姓不會留下什麼社會學統計或第四權監督讓國際社會共同譴責或批判,現代因緣已經不同了。

權貴為所欲為、圖利王族世家的古代已經過去了。

我不希望帝制封建黑暗時代捲土重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