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禿 Baldness


醫病

「哎喲,禿頭真麻煩!冬天冷得要死,夏天熱得要死;不論白天晚上都被蚊蟲叮咬,難過死了!醫師,您是大家公認的權威名醫,拜託您一定要幫我治好!」頂上無毛的病患愁眉苦臉地向名醫傾訴。

「這……」醫師突然脫掉帽子,露出自己光溜溜的腦袋,笑著安慰一臉煩惱的病人:「你看,我也有禿頭,跟你一樣痛苦。要是我能治的話,老早就應該先把我自己的禿頭治好了呀!」

醫死

「哎……生老病死實在好苦,煩惱無量,深以為患!大師啊,你們身為沙門、婆羅門,是大家公認的名師,請發慈悲心醫治好人間世的生死無常境界,令我們眾生常處安樂、永生不死吧!」受苦受難的眾生不停地向宗教師們傾訴。

「啊……」宗教師們突然亮出往生筆記。筆記上面有長長一大串歷屆各教各宗各派已經往生、圓寂的已故宗教師名冊。「你看,我們雖然走宗教這一行,有身累就受生死無常業報,跟你一樣必將死亡,無法永生不死。如果我能治的話,不是應該先讓我自己免於死亡,才有辦法教你長生不死之道嗎?」


原典出處:《百喻經 治禿喻》


-無明筆記-

人類在有限的醫學及科學領域內的確有能力治療部分疾病,但是千古無法醫治死亡。時空相隔二千多年,現代禿頭治療技術雖已大幅進步,依然無法百分之百根除病例。

醫師有能力醫別人卻沒能力醫不好自己的事情在現代醫學界並不少見。例如:專治憂鬱症的心理醫師能治好大量憂鬱症病患卻不見得有辦法治療自己的憂鬱症,往往要求助於醫界同行為己治病。相反的,宗教師或信徒自己有辦法用功受益也不見得必然具足幫助他人修行解脫的能力。能自利者不盡然能利他;能利他者不盡然能自利;自他均利的圓融菩薩行門尚須事上精進修持。

此外,這則故事亦點出語意學的曖昧性、不確定性、多元詮釋性;死亡的情境定義為何依個案而異:若是指每個人類必定經歷色身生命終了的「死亡」,不可醫。但是,若是指特定致死疾病所可能導致病患染病致死的「死亡」,可醫。

醫病與醫死雖然是層次極為不同的兩項人生命題,有時也有競合的可能:例如,醫學發達後將原本在歷史上致死率極高的致命絕症一一轉變為可以治療的疾病的話,醫病的同時是否也意謂著在某種程度上醫死(延長存活年限或增長壽命)?業報身生必皆死。縱使無病苦,人體終局衰敗壞散,無常死亡不可醫。但是,急慢性致命疾病有醫治的希望,救一次致死疾病就延長一次生存壽命。現代醫學文明進步也是現代人平均壽命比古人更長的主因之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