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存在 Being

為貪食造惡業,值得嗎?

賊村從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出生在賊村的村民全體當賊。

「喂,你!」外人叫住村民。

「什麼事?」村民老大不情願地轉身回頭。

「你是這座村子裏的人,對吧?」外人逼問。

「村子?這裏哪有什麼村子?沒有嘛!」村民連忙否認。

「明明就有村子。我問你,你們村裏有一大口池塘,你們昨晚在池邊聚餐烤牛肉,對不對?」外人步步逼近。

「什麼池塘不池塘?沒有就是沒有!」村民打迷糊仗。

「你還假!就是旁邊有一棵老樹的大池塘,不是嗎?就在那裏!」外人遙指遠方依稀可辨的樹影,兩眼直勾勾地瞪者他。

「樹?沒有。沒有樹!」村民睜眼說瞎話。

「你──我問你,你們昨天集體共謀偷走我的牛的時候,是不是先在東方集合?」外人認定對方故意撒謊。

「東方?沒有,哪來的東方!」村民猛搖頭。

「你還嘴硬!說,你們是不是在中午偷我的牛?」外人有點生氣。

「沒、沒有,沒有中午!」村民又搖頭。

「你從頭到尾都在騙我!世界上就算可以不存在村落或老樹,怎麼可能不存在東方或中午?你說的全是謊話,打妄語!說,你們偷完牛殺來吃了沒有?吃光了沒有?給我講實話!」外人覺得快要講不下去了,開始發飆。

「……吃……吃光了……」村民知道再也裝不下去了,只好低頭認栽!


原典出處:《百喻經 偷犛牛喻》


-無明筆記-

一、村民比喻覆藏罪過又不肯發露的破戒者,失牛者比喻諸天善神。詰問過程比喻天人以天眼觀察人世,凡夫無所覆藏,造下惡業後無從欺瞞。

二、一般而言,私領域的妄語要拆穿很容易,公領域的妄語要拆穿很困難;個人芝蔴綠豆大的私事很好揭露,法人造下重大惡業反而很容易運用體制架構重層遮掩,有時甚至可以欺騙偽詐到事隔好幾世紀後才被子孫查證、翻案、揭發。生活在自然人難以監督法人、法人(含公私法人)時常濫權侵害人權的現代社會,人民何去何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