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不再被嘲笑了,部落格!

很久以前,當部落格是很新的網路平台服務時,曾經有位學生比丘開了一個。放些日常僧照,短短記下行程,留下四眾弟子身影。他被嘲笑了;而且是背地底受譏笑。那當下,喚醒我心中遙遠的小傷口:只要喜歡藝術,只要公開表達希望走藝術這條路,身旁的前輩就否定、阻擋、障礙、取笑。

大人說的是讀書升學考試文憑出國工作賺錢。

(當年錯在聽信了他們。這一聽,出國成騙局,打罵成創傷,剩下的全是威脅利誘戀愛結婚生產這些完全不需要知識水平或教育水準的本能展望。努力二三十年之後,沒幾個人在意腦袋裏薰修了什麼,倒是很多人拿臉孔身段品頭論足催逼情欲路。後知後覺的我終於明白,在大量男女二眾老生代心目中女性文憑只稱得上是婚姻市場新興熱門賣點、家世條件,他們並不期待也不打算真正讓女性家族成員在職場上認真闖出什麼名堂……)

大人想升官發財發大財發橫財當上權貴家族。

我曾經納悶很久,為何華人圈邊高調向全球吹噓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又邊對真正希望從事文化事業的子弟們冷嘲熱諷、百般為難?為何一邊奉三藏十二部漢譯經典為尊貴法寶又一邊長期輕慢敵視藝文僧、翻譯僧、詩僧、梵樂僧?經常將文化重量拿來當民族主義基座的民族在現實人生當中為何無比短視功利?

文創力活起來了。它的無量經濟潛力終於喚醒老生代後知後覺的肯定與重視。這個部落格不畏嘲笑,也一樣活下來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