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故宮大逃亡

台灣結球白菜
故宮那粒欲語還羞的還在斜倚遠眺,活生生的模特兒早逃了。供著擺著閒著放著的宮廷藝術精品不會呼吸也不會老,連蟲都精工細雕的死不了;一粒白菜的鮮翠碧綠便給珠寶玉石凍結住,時間同它的生氣一起抽乾了。

「敢情是誤會?」發福的結球白菜自問自答。

「有哪裏產生誤會?」我插嘴。

「你看我這飽滿多汁、美味可口、圓滾福泰的樣子,跟那粒纖瘦爆筋的石頭菜有哪裏像來著?我的祖先是那粒石頭的模特兒?真的假的?」結球白菜頭上留著幾個蟲蛀孔。蟲子早就肚皮吃飽一轟而散了,誰會囂張到一直賴在原地不走?等農藥還是等殺蟲劑?「世界上哪有白菜會忍耐那麼大隻的蟲一直站在頭上愛現招搖?不合理嘛!」它不相信。

「會不會……你是混血兒?新品種?」我小心翼翼地問。

「不知道。應該不是轉基因或什麼的……」結球白菜覺得人類很無聊。花一堆錢買票排隊去看一粒溼控溫控全都控的石頭菜,回頭又去吃大魚大肉喝大酒,對真實的、生活的、可以吃到肚皮裏幫助消化排便的在地白菜倒沒幾分興趣。

「轉基因青菜?不會吧!」我暗叫不妙。木瓜加蟑螂。蕃茄加青蛙。水母基因打到子宮長出螢光兔、螢光豬,然後呢?毛毛蟲加結球白菜?

「誰知道呢?刻一粒石頭菜供著膜拜,轉頭偏偏又不愛吃青菜,飲食習慣不健康,嘖嘖……」它搖一搖胖胖的葉子,細細纖纖叨念起來,我卻看不出它的表情有哪裏不快。沒錯,健康亮紅燈是人類自找麻煩,非關活菜或死菜,當然更無關玉石白菜。

「你想不想去故宮看看它?確認一下?說不定……」

「說不定什麼?」它突然彈跳起身,菜香清清淡淡地從空氣裏傳過來。

「說不定真是你家老祖宗的偉大遺像來著。」

「遺像?笑話!就憑頭上爬那麼大兩隻蟲的怪模樣?」

「有道是兒不嫌母醜,女不嫌父窮……」

「那兩隻肥蟲!我無法接受!」

沒辦法了,我想。天曉得是哪隻昆蟲打擊過它,給它留下嚴重心理創傷,令它死也不肯接受在有機時代與昆蟲和平共生的傳統蔬菜的本來面目。想當年,那粒白菜是怎麼會突發奇想混進宮裏去當模特兒的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