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不邪淫戒:眾生苦難

當事情發生在他身上

男孩自白他混女人圈、與女眾同居、吸毒。他討厭男人,很少有男性友人,性侵被害人所組成的治療互助團體例外。他在童年時曾被一個有婦之夫(一個擁有異性戀婚姻假面、娶妻生子的已婚男犯)強暴,從此一生憎恨、敵視、排斥男同性戀或非男同性戀的單純男性友誼。

他的女朋友很雜,有的本身吸毒,有的帶他吸毒,有的為他墮胎。社會並沒有打算否定或糾正他從此在不同女子的床第間流浪、女性性伴侶一個換過一個又不正式結婚的行為。社會並沒有因為他曾經被性侵害而公開鼓勵他一生禁欲、單身。

當事情發生在她身上

女孩自白她被大學學長強暴。她沒有為此討厭男人,還是交男朋友,笑稱不知道何時會分手。她沒有加入任何性侵被害人所組成的治療互助團體,一樣在婚姻市場浮沉待嫁。

女孩自白她被公司上司強暴。她為此將眼光從男性身上轉往女性,雖然還是對異性好奇,但是開始高度注意她的女同性戀同學們的日常戀愛活動。她沒有加入任何性侵被害人所組成的治療互助團體。社會與家庭一起安慰她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男人存在,不要為一兩件不好的經驗以偏蓋全。

當事情發生在信眾身上

公開向法師反應他討厭男同性戀者的男信眾當中有一部分在成長過程曾經發生被男性追求的不快經驗。他們通常會以噁心、娘娘腔、不正常、邪淫等來形容男同性戀者,並且一生努力在生活上宣傳高貴的異性戀身份。社會不認為這類厭惡排斥心理有必要調整,樂見其成,愈敵視愈好。

公開向法師反應家庭發生亂倫強姦事件或曾有性侵遭遇的女信眾當中有一部分成為終身女同性戀者,經常被鼓勵不如分手、轉性、禁欲、單身。有一部分在強大心理創傷下繼續找理想男友或丈夫,高比例故意隱瞞過去。她們對重罪性侵犯本人或淫心熾盛到變強暴犯的異性戀性侵犯全體倒沒什麼形容詞。

她們親身體驗過異性戀文化最黑暗的兩大傳統核心成份(一、千古以降均盛行近親亂倫產子,含王室在內。二、代代盛產以男方性侵女方為主的強姦行為),卻很清楚異性戀文化以準軍隊文化的模式無從不在地運作。她們當中若曾因受傷、驗傷、驗孕、自殺而就醫住院者,院方通常會積極安排或轉介心理諮商或輔導,目的是希望受害人走出身心痛苦、不要對男性絕望,以便日後依舊能按異性戀文化要求從事交媾產子等性行為。

當事情發生在異性戀主流文化圈

不論發生再黑暗、殘暴、不人道、惡質的性犯罪、性侵害、性騷擾事件,只要結果是造成被害人對同性的憎惡敵視,主流社會樂見其成、放任不理,甚至積極協助這類心理的傳播、深化。相反的,當結果是造成被害人對異性的憎惡敵視,主流社會就主動介入,希望被害人不要從此排斥與異性之間的性行為,希望被害人不要就此放棄異性戀淫欲,積極協助這類心理的消滅、拔除。

當事情發生在個案

個案往往比教條更逼近現實人生。個案重層累積所折射出來的異性戀社會的性道德有多重人格。

簡而言之,不論何種性傾向,在不同時空背景下被定義出不同的正淫邪淫標準。異性戀主流文化一向不會為了占邪淫惡行比例最高的異性戀邪淫行為否定異性戀文化傳統。不但不否認,甚至無孔不入地勸誘宗教師破戒過異性戀性生活。整體而言,就是一種千方百計要逼每個人類過異性戀生活的準軍隊文化--它不僅對非異性戀者極不友善,對梵行無淫者也一樣高度不友善。

在準軍隊文化裏,愛是不存在的,香火結合的主要成因是秤斤論兩的社會條件。一切只是為國家機器量產人口,趁眾生迷迷糊糊搞不清楚時下墮,等老死至近時才私下找法師們哀嘆悔不當初;當年要是沒有結婚、沒有嫁娶、沒有生小孩或沒有生那麼多就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