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文化的光明與黑暗

讀一位印度佛子的學佛心路小品文,文中提及他出身賤民種姓,自幼受盡不公不義的殘忍歧視,直到學佛後才找回自信心。

佛陀示現弘化於印度大地,法脈傳承迄今數千年,竟然沒有辦法撼動種姓歧視的社會結構。不過,反思華人發展幾千年的文明,直到清朝還舉國實施纏足之類凌虐殘害女性公民的野蠻行為。若非西洋文明引進性別平權思考,習慣自封天朝的華人也很難反省其傳統性別文化問題何在。四五千年的文明我慢修得舉國凌虐女性並惡意致令重殘,要怎麼責備兩三千年的佛法教化轉不動種姓階級區隔?眾生剛強,習惡容易改善難。

任何文化系統都不斷在演變、修正。人不完美,人心有三毒無明,反應出的境界(社會)就不完美。過度強調某個文化系統百分之百完美神聖是危險且盲目的;尤其是保留古代歧視凌虐女性的沙文思惟或推崇屠殺人命以祭天敬神的古老王權傳統。

種姓制度的問題要從禁欲、節育、少生、不生方面下手才有用,剛強的眾生適用剛強的法門。當社會固執地對某種人不友善又拒絕改善生存處境時,最快速有效的法門就是停止人口生育。當大量賤民不婚不生之後,為維持社會正常運作,其他自認從高貴種姓出身的人口就必定要承受階級流動效應、承擔起無賤民可推的賤業,不得不檢討反省有害無益的種姓歧視文化,從公領域做出大幅調整。

(近代台灣女性的處境改善就是成功的事例之一。以前重男輕女、家長傾向生男墮女、少生女兒,久而久之人口結構嚴重失衡,女性人口成為相對稀有珍貴的存在,在家庭、學校、職場各方面的人生處境無形中就改善了)

何時印度才能從種姓制度的歷史詛咒中解脫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