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虐童犯受惡報:現代因果公案

在某個西方國家,有一群童年時遭受成年男性嚴重性虐待(性侵害)的男性組成有社工人員、心理醫師、心理輔導師等專業人士參與的互助團體,彼此扶持鼓勵。男性受害人也一樣是沙文主義的受害者。他們比女性受害人有更強大的社會壓力,更不敢公開受害身份,不願被標籤化、污名化,因此,被虐者的人生掙扎、求生心路有多艱辛痛苦,社會上往往只有少數人知道,成為人類社會的黑暗角落。

虐童犯很多,三毒無明為病根。無知也是無明的一種態樣,出於對受虐者的人生處境及受創反應的無知,強勢的加害者犯下大錯。受虐童會有什麼典型反應?

一、想自殺。受害經驗形成心理陰影,極度折磨,曾有尋死念頭或著手自殺行動者比例非常高。參加自殺身亡的成員的葬禮成為其他倖存被害人的常態性活動。

二、想報仇。熬過自殺期,受虐童身心成長,成為相對有力量、有資源的大人以後,曾擬訂私刑計劃找加害人報仇的比例也很高。尤其是早期司法不彰,輕判加害人,讓加害人沒受什麼大處罰地繼續過有妻有子有家產的安樂生活的狀況會激發被害人的義憤心理,認為社會不公不義。極端者甚至會拖到已變成中年人、壯年人後再尋仇,謀殺或傷害已經變成老人的加害者。舉例而言,就有被害人夥同其他男性友人埋伏在已成為老人的性侵犯的住家附近,把該老人抓住後進行私刑、痛打一頓。該老人知道是自己當年性侵的男童長大後來尋仇,被打到重傷也不敢報案。

三、想報復社會。有的被害者會將怒氣轉移到社會全體,認為是全社會沒有盡力保護兒童才會縱容不肖大人對兒童施虐。遷怒心理慢慢變成反社會人格,有的長大搖身一變變成虐童犯,有的一輩子吸毒販毒搞幫派,有的故意性氾濫,有的一輩子反政府,用種種犯罪行為對社會進行報復。

虐童事件(尤其是性侵兒少類的重大犯罪行為)的確是人類社會的黑暗角落。它有很多資訊被故意隱匿,造成社會經驗傳承上的大斷層,出於無知,代代有更多不明因果業報、惡業果報的人會實施虐童行為,不知道這種惡行會替自己、家人、社會、國家帶來多大的災難性後果。

要無明眾生自制三毒無明的第一步,就是「知的教育」,因果教育。要讓眾生知道造惡業會有什麼惡果。有時果報很快,馬上現世報,有時果報很慢,來世再受報;有時還會因為遷怒效應而拖累國家社會全體。

另外,也要鼓勵受害人發聲,向受害人保證社會的反應是譴責加害人的惡業而不是對被害人落井下石、二度傷害。這很重要。譴責加害人的文化會有犯罪預防或阻斷犯罪意圖的實務效果與正面社會效應。相反的,對被害人落井下石、二度傷害的文化形同縱容加害人又替加害人找造惡藉口,容易讓惡業文化壯大、擴大、變成國家社會的常態性犯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