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冷血的讚美:高雄監獄暴動

高雄監獄暴動事件打亂我的寫作規劃。原本為護念西洋情人節的失戀苦情眾生安排宗教文學創傷關懷,想寫一則融合佛法精神義理、以家庭愛情故事為主軸的動物童話小小說,連大綱都想好了。結果,人算不如業算,這場台灣獄政史上史無前例的劫獄慘劇一發生,熬夜邊盯事件發展邊持誦七佛滅罪真言直到事件落幕,創傷關懷小小說就此泡湯。

離譜的不只是事件本身疑點重重,更在於事後來自四面八方的冷血讚美:讚美六個自盡身亡、痛苦橫死、下墮三惡道的獄囚,將他們搶奪武器、越獄失敗、劫獄成功、故意火拼殺警未遂、不敢殺害人質(殺死任一人質只會換得全民連署要求改判死刑的下場)的行為英雄化、烈士化、合理化、正當化、史詩化。

殘酷冷血至極。

連這種沒有人性溫度、充滿邪見的顛倒讚美也說得出口。

一、讚嘆監獄暴動等於暗示、激勵、鼓吹潛在模仿犯,將原本應該透過矯治更生過程而重新社會化的受刑人推向恐怖主義化、暴力化、累犯化、重回黑社會組織的不歸路。

二、事件未傷及無辜並非基於囚犯本身大慈大悲,而是在警力有效包圍下突圍失敗,六囚動武開槍殺警未遂,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先兇殺警察並突破警方設下的嚴密警力防線後再動武波及含媒體團隊及不知情民眾在內的無辜第三人。

三、六囚提出供車越獄訴求。若隨順六囚,越獄即成通緝犯,沿路逃亡,為求衣食住所等民生需求而波及商家民宅,擴大並增加潛在人質來源,增加多重犯罪誘因。

四、一旦進行越獄、劫獄、武攻行為,不論成功與否,囚犯與囚犯家屬公開團圓過正常家庭生活的人生希望馬上降低為零。成則通緝逃亡,不成則加罪加罰,對囚犯本身及其家屬均百害無一利。

五、若奪械越獄逃亡或劫獄恐嚇行為值得讚美的話,試問是否也在間接讚美六囚入獄的原始犯行?準此,原始案件的被害人受苦受難受害也值得嘉許?暴動事件中獄政人員、警方、媒體工作者、不知情路過的民眾集體生命受威脅也值得稱讚嗎?

六、此事件的集體自盡(自殺行為)行為並非出於高尚的動機或正當的理由。讚美六囚自殺是否也在激化、暗示、鼓勵其他受刑人模仿?若因為公開讚美激化受刑人自暴自棄發生自殺模仿潮的話,讚美六囚的人敢不敢負責?

重點是六囚似非事件的原始策劃者。以沙盤推演而論,事件所有可能發展都對六囚本人及家屬極其不利,當事人死亡機率奇高無比,成不成都是死路一條。究竟事件幕後死神般的男人(們)是誰?誰冷血到可以將寶貴人命視如棋盤卒子?誰利用了他們?誰狠心毀滅他們人生翻盤的希望?

我們活在減劫。眾生殺習、淫習加劇,橫死夭亡者眾。男性本來就是相對更容易有重度身心暴力傾向的性別。地球人口爆炸,男性人口太多,數量多,品質差,父權社會推崇的第一性別早已成為恐怖主義、戰爭、重大犯罪的造業主力,在生存競爭高壓下將暴力當成生物競爭手段,製造嚴重社會問題。古人片面推崇男性或許有其道理;古代男性多聖賢,男性是文明發展提昇的正向力量,佛陀本人也權現男眾相。但是,當今時局不同,男性成為全球恐怖主義、戰亂鬥爭、重大刑案、家暴性侵屠殺等惡業的犯罪主力,殺盜淫妄酒人口非常普遍,聖賢良善人口比例奇低無比。古今因緣不同,當代品質好的男眾人口比例非常低,稀有難得。

當代男性喜歡歌頌、鼓吹、教唆、製造、激化、量產死亡的事實說明當代男性人口素質已經劣化到遠遠不如古德。與其生下冷血沒人性的兒子,不如生溫暖護眾生的女兒。宜以大局為重,性別比例應該大幅調整,國際合作鼓勵世俗父母儘可能多生女兒、少生兒子。科學與人文也應該跨界合作,認清男性人口素質下降、倒退、劣化、恐怖主義化、黑道幫派化、重度暴力化、推崇死亡化的長程趨勢,提高女性人口比例,將社經資源掌控權儘量交給女性,翻轉世界顛倒運作,把子孫的命運從死亡男神手裏交還給生命女神。要矯正人口素質先要從提昇母親(女性人口)的品質做起。

男性公民人口素質劣化至此實為中華民國國門不幸。我不歧視男性 。畢竟,每個劣質男性人口的背後都有出於情執愚痴而懷孕生產,空有生育本能卻沒有充裕的社經資源教養出正向社會化的好兒子的不幸母親。訶斥三毒無明男眾本來就是對女眾的三毒無明的性別反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