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不邪淫戒:讀文學,學做人

pig's head case 閱讀中,讀到原本打算高昇檢察總長、再從檢察總長跳政壇的知名律師栽了。他栽在與辦公室裏的律師助理(女性)發生不當性行為。他以為是兩願外遇,女方提告性騷擾/性侵,女方勝訴後敲走一大筆錢,他失去工作又失去妻子。女方勝訴的理由是主張她並不情願,她是在畏懼失去工作的恐懼心理下勉強同意與上司發生關係。

政治夢破滅的倒楣律師主角事後自嘲說他有 self destruction 傾向,又拿某個知名男議員在公廁向陌生男子搭訕的新聞來打比方:「世人會覺得可笑又愚蠢,但是,人性就是有自我毀滅這面!」

在金字塔階級社會,高處不勝寒。平平大家都辛苦勞動,站得高就被大眾嚴格檢視:「為什麼你得到的比別人多?憑什麼?你有哪裏比別人好?」因此,社會底層能被容忍的惡在社會高層不能。一個混混可以一生嫖妓淫亂過日子,一個律師政要會因為一件性醜聞失去一切。

這是大名大利大富大貴的社會代價:誰得到這些,社會大眾就會要求他要有超乎常人的高道德標準與高社會貢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