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我欺善怕惡,就是吃定妳

多年前,返國門,男菩薩一路飆罵(含髒話),罵到他那身兼高爾夫球友與商場戰友的老闆級朋友看不下去。那可憐的、一樣高高胖胖的、同樣是爸爸級的大老闆替我求情:「你不要這樣……說不定你女兒以後會很有成就,變得像證嚴法師一樣那麼偉大……」

「別人家死不完啦!」我那尊情緒管理奇差無比又惡口成性的男菩薩馬上回罵:「要不然換你女兒出家!」

他吃定我是個從小對打罵逆來順受的小孩。我的朋友圈、同學圈深知我出家前的習氣與背景,沒半個敢招惹,獨獨這個當爸爸的人愛怎麼飆就怎麼飆,吃定女兒。我想我欠他。父親的身份變成超級護身符。那種謗僧又歧視女性的惡口,換成世俗人早就反唇相譏或全力提告了,誰會乖巧忍耐沉默一路被痛罵,半個字都不回嘴?

在台灣,出家人是最容易被公然侮辱、誹謗、人身攻擊、侵害隱私權及人格權的對象。俗人會罵、會告、會記恨、會報仇、會反向操作加碼爆料、會找黑白兩道給對方好看,僧眾忍辱節制到底。

欺善怕惡的公民只會打造出弱國。台灣會這樣,人的素質問題。想想看,除了知識菁英與有志之士拼死命替弱勢發聲、替公益打拼,其他人在做什麼?現在歐美非三大洲在嚴肅面對與打擊恐怖主義,大陸在努力表現出全球第二強國該有的水準,澳洲與東南亞要面對宗教衝突帶來的大規模私刑與械鬥或愚痴公民出境加入恐怖組織的危機。我們命太好的台灣人忙著全民攻擊宗教團體。

今天突然憶起那兩尊爸爸級老闆的對話。

台灣人的福報也折損得差不多了。像上證下嚴法師這樣廣受全球尊重的台灣大和尚尼恐怕成為佛教史上的唯一,再也不會有第二位出世。台灣人沒這個福份,日後高僧要投胎也不會選這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