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賞罰之間:女眾,妳也一樣要反省

住民、移民、新住民、新移民的女性議題受重視是好事。不過,父權社會對女性不友善除了歷史共業、文化壓迫、法制落伍、思想封建以外,法學系統中的女性法學不成氣候且法學菁英以男性為主為重為多的事實造成制度很難突破、立不出以女性為本位主體的好法案以外,女眾本身要背一項集體責任:

女眾一直在用性行為與生殖行為獎勵父權機制,造成父權本位的性別歧視長期惡性循環。

沒錯,妳們抱怨男人自私、花心、暴力、沙豬、性犯濫、大男人主義、……。可是,妳們為了自己的欲望也好,為了自己執著基因也好,為了經濟問題也好,為了社會壓力也好,為了受不了別人的眼光或八卦也好,為了畏懼死亡以後無法在地球上留下任何生存痕跡也好,妳們一直、一直、一直同意與男性發生性行為並懷孕生產。

大量女性與男性發生性行為並懷孕生產的事實就是不斷反饋父權機制,用「淫欲」與「生育」這兩件人生大事鼓勵、獎賞、肯定傳統性別歧視體制。父權系統向來最在乎的就是女體的子宮(「淫欲」與「生育」)價值而非女眾的腦袋與工作能力(生殖行為以外的文明、文化系統)。父權機制長期從女眾身上獲得這兩項大獎賞,為何它要為女眾改變?女眾一直在用淫欲、懷孕、生產、育子等人生大獎回饋父權機制、用行動告知它:「你的沙文主義很好,乖,賞一個!好棒棒,好讚的制度!」

佛陀為何訶罵女眾的淫欲心、以生育為天職是女眾的愚痴?世人狂讚女體的性欲與生殖,佛陀為何反其道而行?很簡單。若想翻轉女眾的不幸社會處境,女眾首先要從女眾自己的淫欲心、生殖欲望開始反省,停止給沙文機制活生生的獎勵。

女性當然無法「改變成真」。

女人嘛,講歸講,抗議歸抗議,回頭還不是依戀執迷男色與男心,把交男朋友或嫁好老公、生好兒女當成人生最終目的?換做我是男人,我也不太想搭理女眾爭什麼女性權益或性別平權。女性橫豎會不斷自願戀愛、結婚、行淫、生育,不停地飛蛾撲火似地投身淫欲與生育,完全無損男性生存利益;保持對女眾極其不利、不公、不義的父權機制又有什麼問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