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缺席的自殺防治義工

有一陣子,我認真地找防止自殺的公私單位的資料,想在不生病時偶爾去當義工。我想,身為自殺者家屬兼走過自殺經驗的倖存者,我說的話比一般讀教科書紙上談兵的人生勝利組有用處。畢竟,我都能勸自己不死又能走出陽上家屬創傷,屬於成功實證案例。

結果沒去。

查一查,發現力挺生命的不見得力挺其他弱勢。有的歧視女性。有的歧視同性戀者。有的歧視某些族群。有的歧視年輕世代。有的歧視外國人。有的歧視某些思想。這樣怎麼合作?歧視文化本來就是製造自殺人口的大溫床。如果主事者本身公開挺歧視文化的話,自殺案是接不完的。弱勢邊緣者感受到社會排擠與社會壓力時非常容易選擇自殺。

自己辦一個?

查一查,不管辦什麼組織都要大筆資金。資本主義社會,做好事的首要條件變成錢。公益組織立案跟開店一樣花錢,成本驚人。立案後要撐下去很難;雖然是公益事業,只要使用水、電、地、房、飲食……都是開銷,別人不會因為是公益事業就無條件免費。我知道有很多公益組織長期賠本、最後收掉。公益事業的定位特質讓它變成極難永續經營的事業:成本高,開銷大,但是,因為是公益,任何撐開銷成本的收入都容易被講話、批評。

我認為這是資本主義的弱點。一切人生價值以錢定位。有錢的人不見得想做公益,想做公益的不見得有錢。

一般而言,有錢又不做公益反而很安全,不會被罵。我認識那麼多一生把收入花在酒色財氣上的人,他們一生沒被媒體修理,也沒被全台灣圍剿。幸好我今年不是十七歲了。不然,看台灣人這副德性,認定當好人被攻搫、當壞人安全,恐怕不但不想出家成佛、行善積德,還立志搞黑道幫派或作奸犯科。

假如我是青少年,從成人的言教、身教就會學壞。會以為社會喜歡酒色財氣,討厭善良慈悲。既然如此,就順大家的意去當黑道頭子,免得出家當好人被全民攻擊。大家討厭清淨的人,通姦外遇或消費牛郎或淫蕩度日或耽溺菸酒反而安全!(這是邪見。不過,卻是社會的成人集體活出來的言教、身教)

我覺得台灣的青少年吸毒化、犯罪化、暴力化、惡業化、性氾濫很正常。我認為這是全體社會成人的言教、身教教出來的:毀謗善法,讚賞惡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