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炫富:女性化霸凌(五十三)

炫富是難以抗拒的過程,一種自我霸凌方式

癌末的她十分消瘦,心血來潮講起人生。她說她命太好,年輕不懂事,沒學佛,把福報花光了。她追憶起病前人生:家境不錯,出社會後工作的薪水完全不必養家或交給父母權充生活開銷,賺多少花多少,享受人生。

「以前年年出國玩,一年出去玩好幾次,度假。」她笑笑說道,像在談別人:「吃喝玩樂,當然是吃葷的!回台灣,再貴的進口水果也常常一大箱一大箱買來吃,沒感覺,一兩千塊也一下子就吃光了!」沒想到一發現子宮癌就末期,進出加護病房,在鬼門關生死交界口出出入入,幾次下來決志改頭換面做人。

病後,她不出國玩了。不吃酒肉豪華大餐了。不追逐名牌享受了。她從此變成一個粗茶淡飯的修行人。「以前年輕不懂事,把福報花光了。哪,人啊,福報花光了就死了。我就是福報花太兇;現在要省,省下來活著。」她不再霸凌自己了。停止高調奢華炫富享受的生活模式,她喜歡當下的、新生的她。

她的改變救了自己一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