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愚勇霸凌術:匿名一樣很透明

不論是在臉書或任何其他互動式社群網站,很少人沒有霸凌經驗:能霸(加害)所霸(受害)都是經驗,很少人完全沒有體會過。

初初加入臉書時不熟悉它的功能與設計,邊學習邊摸索,在慎重考慮之下,剛開始並沒有公開出家身份或僧相照片。認識一輩子的熟人與同參道友、居士佛子們很清楚,不會問。新朋友或初學佛、初入門的「佛教徒」就不同了,幻想很多。經過一段時間後,覺得對臉書使用方法有些熟悉度,公開出家眾身份並用真品發表文章之後,大受刺激又別有居心的「佛教徒」就群起霸凌、謾罵了。

在網路上,有一小群「佛教徒」是一寶弟子或二寶弟子,並非正統三寶弟子。他們不見得肯皈依受戒,不見得用功實修,甚至公開反對出家或公開毀謗出家眾,但是共通特點是將佛菩薩像當成神像膜拜,因而對外自稱「佛教徒」。當初群起網攻、進行謾罵霸凌的正是這樣一群非正統「佛教徒」。他們有高比例是專門上網把妹、希望在女性佛教徒中找欲愛色愛伴侶、公開貼色情笑話或色情檔案、或喜歡自誇情欲生殖成就的華人男性,對在家女性佛子極盡諂媚討好,對出家女眾法師就兇狠侮辱。

那時,整群男網友圍攻謾罵,有一個使用化名(網路匿名)的男網民(非臉友)路過,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他寄了一封只有一句話的霸凌侮辱信到臉書信箱。那一句話的主旨是使用夾帶台語女性性器髒話的用語來謾罵女性出家身份,順便誣指出家身份是假的,用詞低俗難聽到不適合原文轉貼。該男網民(姑且稱之為 Mr. Bully)光看版面上一堆男網民的言詞攻擊謾罵就誤判,不曉得是一群色心不改、上網獵色的非正統「佛教徒」在幻滅心理下的挫折反應,竟然愚痴到在搞不清楚版主身份背景的情況下發黑函攻擊。

當年收到那封「一句信」時,Mr. Bully 還在線上,沒有下線,傻傻地等被害人反應。於是,我正式且簡單地快速回信,告知他我給他兩條路:第一條,他自動刪文道歉。第二條,我直接把信件轉交給熟識的司法界人員,清查IP,依法處理。才回信沒有幾分鐘,Mr. Bully 馬上封鎖我的帳戶,從此消失。只有消失,連第二封道歉信都不敢寄,顯然是個惡口懦夫。

Mr. Bully 很幸運。他幸運在我已經出了家。出家很多年,出家前的習氣與作風已經在佛門磨掉很多,除非逼不得已絕不願意使用世俗手段對付世俗人,總覺得對愚痴眾生多包容、多教導、多慈悲、消業了業優先。若換做是出家前的處世風格的話,他可能要為了一時衝動的網路霸凌付出非常慘痛的人生代價。

網路匿名制當然本意是在保障基層百姓的言論自由與隱私權。網路實名制解決不了問題還擴大問題:犧牲民主憲政來打壓言論自由,最後真正被管的是實名上網、無權無勢的基層百姓,根本管不到社會上大量匿名上網的權貴名流,話語權反而加倍失衡。更何況,不論匿名或實名,本人都一樣要為他自己的起心動念與造業因緣承擔心意識發動的三世因果,世俗法律管不動、管不到的因果法則照單全收。也就是說,從心性的角度來講,匿名上網雖然誠意不足,但是一樣很透明,一樣要背因果。

能霸所霸之間關鍵在如何反應。反應錯了,傷人傷己;反應對了,天下本無事。以佛法而言,謾罵霸凌也一樣是結師生緣,不論善緣惡緣都有可能轉成法緣。願意修行忍辱法門的被霸凌者在久遠劫後成佛之時,身邊可能會有一大票欠下霸凌因果債的弟子出世護持吧?這生愚勇霸凌,來生當座下徒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