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文明與衣裝

裸露運動是性解放主張的分支,對戰後女性運動、女性主義、男性主義、性權即人權等等歷史略知一二者都有概念。但是,裸露行為的的確確會刺激他人的淫欲心也是人生事實、社會現實。

站在保護眾生的立場,不宜鼓勵公開裸露風氣。不只是保護眾生不被害,也是保護大量無法節制淫欲心的眾生不受刺激而犯法、犯罪、受刑事處罰。一種米養百樣人;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教得出零性犯罪的社會,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擔保公然裸露百分之百不危及人身安全。如果人生歷練夠,知道人性禁不起考驗,就不會鼓勵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小女生、小男生公然裸露了。

我舉一個南台灣實例,在我的童年時代發生過的裸露慘劇。

我們童年時就知道代代都有精神病患出生。尤其是早期沒有優生學觀念,表親近親通婚太普遍,不論在都市或鄉下,因為遺傳問題而有先天精神疾病者很多,小孩子日常司空見慣。

我們家附近有個女性病人,常常衣不蔽體地四處閒晃,年輕,頭髮亂,衣服髒,見人就傻笑,大家都認識。她沒有攻擊性,天真的小孩子們會找她開玩笑,相安無事。後來,她不見了。「不見了」。

我們從大人神色凝重的私下對話裏聽到,她懷孕了。她的家人不知道是誰幹的,找不到人負責,只能把她關在家裏,再也不讓她出門自由活動。大人們討論時頗有責怪之意,責怪她的家人明明知道她傻傻的不會防範壞人,又知道她正值容易引人邪思的年紀,怎麼還放她一個人在無人保護的情況下衣著不整地到處晃?

我的性教育開始很早。才幼稚園年紀,從現實人生的實例、成人對話裏學到「懷孕」、「強暴」、「月經」、「流產」、「墮胎」、「開房間」、「嫖妓」、「通姦」……大量性知識,從來不過份高估台灣人口素質。想想看,明明知道是有精神疾病的年輕弱勢女孩,都有台灣男眾去欺負她、性侵她、讓她懷孕後還無知傻笑地指認不出誰是生父,現在在鼓吹公然裸露風氣的人究竟對台灣人口素質掌握多少?對台灣現實社會實況掌握多少?

最近,常常看到媒體公開展示全球各國上空運動的照片,令人憶起童年時代衣不蔽體、被地方父老輪暴致孕的不幸女孩。台灣有沒有下劣人口?有沒有壞人?有。有沒有性犯罪數據?有。有沒有大量性犯罪個案?有。明明知道台灣人絕大多數不是聖人,還公開鼓勵男女上空裸露,就是無視社會現實製造眾生不幸(被害與加害,雙重不幸),不慈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