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台灣針眼寫真集:女性化霸凌(六十二)

自稱長相像女生又喜歡留長頭髮的臉書男將他的自拍全裸露鳥照公開。自動公開又自動刪除,沒有特別驚動誰或強烈吸引誰。不帥也不美,不出名也不出色,縱使做到這種程度也沒有激起太大的社會效應,就像初夏一陣午後熱風,路過的人不會放在心上。自暴自棄的自殺留言也片語不留,與無聲吶喊的裸照一起消失了。沒有誰反應或回帖,包括他自己。

沙文主義建構的性別框架反向操作,第二性意外地文化霸凌了第一性,令第一性主動模仿、學習、實施第二性的物化人生:自己脫,自己拍,自己裸,自己上傳給全世界觀看。男眾開始愈來愈渴望男體能像女體一樣物化、一樣以淫色為人生價值核心與社會目光焦點。慢慢地,女眾承擔傳統男眾角色,男眾追求傳統女眾角色。佛經上的古老性別政治預言成真。

從出生懂事起,台灣女孩就被迫習慣傳播媒體上大量清涼裸露的女體特寫攝影。社會一邊教導女孩當一個婚前性行為禁斷(全面阻絕)的聖女貞德或純潔處女,一邊瘋狂散布大量明示或暗示性訊息的女體相片:成年或未成年的女性自願用挑逗的眼神動作、稀少或全缺的衣物、露骨的三圍形容詞來展現她們的性衝動或性誘惑。

性道德的價值系統以精神分裂式的多重標準運作,女孩們嘗禁果、拉水果、戀愛、失戀、結婚、失婚、牽手、分手、張腿、劈腿,各人造業各人擔地各自流各自的心酸淚。但是,女孩苦女孩的,有些男孩卻吃醋了。男孩嫉妒起女孩的集體物化特性/以身體為中心開展的生涯規劃/父權社會公開支持的性化角色──不少女人可以光靠臉蛋三圍美色裸露交換到絕大多數男人拼死拼活身心勞動也不盡然有辦法獲取的龐大社經資源或社群注意力。

物化的女體一不小心成為文化霸凌重兵,打擊不物化的男體,傷害男眾的文化/個體自尊。物極必反,文化也一樣。極度沙文主義的社會發展到最後反作用力道之大超乎想像,連女性主義圈都瞠目結舌。

「男的就算脫光有人要看嗎?」

「女生只要長得美、長得可愛就到處吃香、吃得開。」

「當女生比較好,給別人養。不像男生要拼死拼活工作為五斗米折腰。」

「當美女真好……打開大腿就可以賺鈔票……」

「我也想打扮得美美的被欣賞啊!」

父權社會可能從沒想過「物化女體」的文化策略會演變成雙面刃,打造出欣羨女色生存術的新男體世代。當男孩愈來愈羨慕女孩因為美色被仰慕、被疼愛、被注意、被呵護、被寵愛、被肯定、被支付極高薪酬的物化優勢與生存發展時,父權社會最初渴望訓練出來的沙文男子氣慨反而被男性新生代質疑、排斥、否定、推翻:有愈來愈多的男眾不再對物化女體產生執戀,反而渴望成為被物化、被執戀、被窺探騷擾的女體本身。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則真空妙有,借假修真,人際互動不即不離色相外貌。只要活著,不論性別,任何人的精神與身體都無法二元切割,只要活在人間就要面對現實。這是俗諦上惡用性別政治害人害己的現代因果範例:

社會逼女體裸露卻激發男體自願裸露,向下看齊,不再希望當個衣冠楚楚、獨霸人類精神文明龍頭的文明男眾。
張貼留言